妈妈的家宴

传统的中国式妈妈是最勤快的主妇,最好的厨师,妈妈也不例外,不仅能做一年四季各种节日里的美食,还能在家里开席,每桌上有冷盘热菜,至少8-10个不同样式的菜品,搁在今时,妈妈一定可以开起自己的私家饭馆。

记得小时候,各种节日临近时,无论多忙,妈妈都会准备各种应节的食物点心,不说入冬就开始准备的各种腊货,从过小年就一定要开始为过年的其他吃食做准备:我们家的甜酒那时候每年都在水府庙一个有名的瞎子师傅家里订的,妈妈说瞎子师傅做出来的甜酒又新鲜,又没有碎渣,表面看起来米粒完整,但是吃到口里入口即化。所以,我们老早就要跟瞎子师傅订好够整个春节期间自家吃和待客用的甜酒,很多时候都是我和姐姐们去取回家。妈妈说小孩子不能多喝生甜酒,只能尝尝,那时候我们就会偷偷地喝,觉得比煮熟的甜酒香,当然小脸也会被一碗生甜酒冲得粉红粉红的,很容易就被“抓”住。

过小年后也要开始做卤菜,妈妈专门备一个陶瓷坛子装做好的卤菜,里面有卤牛肉,卤牛肚,卤鸡腿,卤鸡蛋,卤猪耳朵,卤猪尾巴,还有卤干豆腐。每到做卤菜的那几天,家里浓香的卤味得飘好几天,煮好的卤味从热腾腾的卤水里捞出来,放在竹匾里晾干两边的汁水再装到坛子里,这样能在湖南的冬天放上一两个星期不坏。妈妈做的卤牛肉和卤猪耳朵在我们的记忆里一直都是最好吃的。现在一到过年我们有时候还会忍不住念叨。

妈妈自己腌制的“红姜老蒜”(这个名字也是妈妈自己取的)是过年时最受客人欢迎的一道小菜之一。这个只能腌2,3天就吃,所以妈妈往往会在大年28,29的那几天开始准备。但是需要的生姜和青蒜就得老早买好,尤其是生姜,妈妈提前几天就会洗干净,去皮,晾干,青蒜也要先洗干净,晾掉水才能用的。记得最开始是用一个大玻璃碗做,后来发现太受欢迎,妈妈就特意去买了一个玻璃坛子来做。姜要切得飞薄飞薄的,青蒜则只用后面白色的苔,切成手指长短一段段的,中间再划开两个小口,但不切断,这是为了既入味又好看。白米醋,冰糖,姜片和蒜苔段在大盆里混好,再调一点一点食品红上色,出来的姜是桃红桃红的,蒜苔段呢,外面红了,里面还是白色的,也隐隐有些红色白色相错,摆到盘里很是好看诱人。过年期间,大家顿顿大鱼大肉各种荤腥浓腻,这个酸甜微辣清脆爽口的“红姜老蒜”可是很“抢嘴”呢!我们家每两天就得赶紧补充一大盆。妈妈经常要对客人抱歉地说,这个才腌一天,味道不够好。但是这个东西也不能一次做太多,因为超过一个星期后,味道就会有点过了,蒜苔也会完全不脆爽啦!

拜年的客人来了,只要是有时间坐下来的,妈妈必定要赶紧在厨房里做甜酒冲鸡蛋,妈妈会在里面放一点姜末,所以客人都会觉得我们家的甜酒冲鸡蛋吃起来没有那么腻,同时切上一大盘各种卤菜,再盛上一大碟子“红姜老蒜”,大家吃得开开心心的。好多客人经常提出只要吃“红姜老蒜”,说要解解油荤呢!妈妈最开心就是看到大家吃得碗空盘净的,笑得合不拢嘴!

大年30晚上,一边看晚会,一边妈妈也不能闲着,她还要做一种叫“nigaozi”(我从来没有见过怎么写这三个字)的点心,味道有一点点像“天津麻花”,是用发了一点酵,加了白糖和一点猪油的白面做的吧。妈妈把面揉好,切好,我们帮忙捏成各种形状,大部分都是传统的固定的几个形状,像小麻花,四棱花,小四角(就像北京的蜜三刀的形状,我因此一到北京就爱吃这个超级让人发胖的蜜三刀),有时候,我们也随着自己的想象做个不太像的小猪,小老鼠,小兔子,做好了之后,妈妈就把它们扔进温温的油锅里炸好再捞出来滤油,那时候我们都喜欢吃这个又酥又脆的”nigaozi”。如果有乡下的亲戚送来了米花饼(大米和糯米煮好晒干做成圆饼状的一种点心),还要炸米花饼。炸好的米花饼,又脆又松又香,特别好吃。也可以放在煮好的甜酒鸡蛋里,又是不一样的美味。

过了年,就快散元宵。那时候,买米面的地方,都可以加工米粉的。妈妈会用在外面加工好的大米和黏米粉调好比例,搓一个个的小丸子,就是小汤圆,没有馅儿,却很劲道,不腻人。

端午节时,妈妈要做粽子。早早买好粽叶,一片片刷干净,放在大木盆里,用清水养着,糯米洗好浸好,但是要等到晚上收拾好全家人的晚饭后,才能有时间做呢。我看妈妈坐在小板凳上,一边是粽叶,一边是糯米,系粽子的草绳挂在前面,包粽子是个技术和力气活呢,要压得紧紧实实的,尤其是要包得严严实实的,要不煮的的时候就裂了,白浪费了好多米。我最喜欢吃的是白水粽和碱水粽,比有红枣,大肉的都好吃。尤其是白水粽,煮出来后剥开粽叶,会有隐约可见的粽叶的翠绿印痕在米粒之间,而清香的粽叶味道也浸入了香糯的米粒里面,撒上一点白糖,就是单纯无上的美味。

夏末秋初时,妈妈要趁着不那么灼热的太阳,和一年当中最干爽的天气,晒好冬天吃的萝卜干和其他干腌菜:豆角干,刀豆干,西瓜皮干,茄子干,还有要做油茄子的茄片。阳光太强烈时,容易晒得太干,天气转凉后,蔬菜不容易晒干,就会长霉,所以只能抓住那短短的几周的好时光,把这些美味的干菜准备好。选菜,择菜,洗菜,切菜,晒菜,收菜,装坛,妈妈一年四季里不会有歇下来的时候。

在没有那么多饼店,餐厅的年代里,妈妈要想着法子给我们做各种各样丰富的早餐。为了让我们每天早上能吃上热腾腾的面食,妈妈学会了发面,我记得我们家的灶旁边总是有一个盖着的小碗,那是妈妈要做面点的发面剂子。差不多每晚照顾好我们的晚饭后,妈妈就要开始准备第二天的早饭。在物质不那么充沛的年代里,妈妈想法要用好所有的材料,所以除了芝麻花生糖包子,肉包子外,我们有吃过美味的“油渣糖包子”,“油渣粉丝包子”,没想到不遭人待见的猪油渣在妈妈辛勤的改造下,也能这样讨人喜欢地好吃! 妈妈会把不同馅的包子做成不同的形状,我最喜欢的是一种长椭圆形的,我们叫它“小猪”。得了这个名字后,妈妈有时候也会给它真的安上两只小耳朵!每次蒸好后,妈妈都会把热腾腾的“小猪”送到我们的书桌边,让我们当做夜宵趁热吃。

妈妈能做一手好家常菜,那时候,选择少,大家聚餐都还是在家里做的多。以前没有所谓的搬家或物流公司,一搬家,不仅全家出动,关系好的邻居和亲朋好友也都会过来帮忙,尤其是我们家都是闺女,就更需要劳动大家了!有一次搬家,爸爸的几十个战友都过来帮忙,爸爸的任务是领着他们来回出力,而妈妈和我们的任务就是在新房里宴开三桌,等搬完后款待和感谢大家。 现在回想起来真是很佩服妈妈的能干和速度!我们都是只能打打下手,洗个菜,择个葱,递个盘子什么的,大姐姐可能还能帮助切个菜, 但是其它炒,煎,炸,煮,蒸的活儿都得妈妈一个人来完成。那次具体有些什么菜肴,我已经不记得了,但是爸爸所有的战友都吃喝得很high, 有叔叔们还喝醉了,他们对妈妈的厨艺和菜品赞不绝口,那样热闹快活的印象一直留在我的脑海里。

在我18岁生日那年,虽然是我复读的紧张时刻,但是妈妈好像有预感,我以后可能都不会在家里过生日了,所以那年一定要为我在家里开席请客,请的都是我的好朋友和姐姐们的几个年轻朋友们。二姐姐那时候也已经能下厨掌勺了,并且也做得一手好菜。我记得她会摘下新鲜的菊花花瓣,拌在肉末里,做成一道淡雅清香充满意境的汤菜,叫做“菊花丸子”,汤上面撒着橙黄的菊花瓣和翠绿的葱花,甚是美丽,让人不忍下箸。主厨当然还是妈妈,妈妈邮局里的同事后来见到我时说妈妈特意为了我的生日宴席请了半天假,买菜,准备。宴席上有些什么具体的菜品,我也忘却了,我想肯定有我最喜欢吃的血酱鸭,蛋饺子,炒牛肉……那是我至今最难以忘怀的一次生日晚餐,一盘盘一碗碗美味可口的菜肴,加上父母姐姐的爱和美好祝福,朋友们真纯的友谊和年轻的笑容笑声,那样美好的记忆永远也忘不了!一个好朋友还可爱地喝醉了。不知道他还是否还记得那次欢乐的聚餐和他那青春忧郁的情怀。

妈妈的拿手菜实在太多,除了我最爱的血酱鸭,芹菜炒牛肉,蛋饺子,还有扣肉,泥鳅钻豆腐,酸萝卜炒河虾,炒小鱼仔,小炒五花肉,珍珠丸子,酸辣土豆丝儿,剁椒炒藕丝,煎焖水豆腐,酸炒嫩南瓜丝,南瓜藤,酸炒空心菜杆…….我想凡是去我们家吃过饭的亲友们都会记得一两样妈妈真心做给他们吃的这些美味,如果那个年代有现在这么多方便的工具,我会把妈妈做的每道美味都留存下来。
会做饭的妈妈绝对培养出了一个个“吃货”闺女,个个从小都健硕,而且对各种美食永远充满热情和追求。我们仨在外面总是无限羡慕那些身段苗条的姑娘,但是一回到家里,面对着妈妈做的满桌美味,却难以抗拒,而妈妈最喜欢看我们像一个个“小猪”似的吃得又多又开心呢!有时候,我们会开玩笑自嘲地说妈妈是“养猪专业户”,这时候妈妈就会用满是皱纹和裂口的手捂着嘴乐呵呵地笑得又得意,又满足。

我爱你,亲爱的妈妈!

One thought on “妈妈的家宴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