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季流转中的北京

喜欢四季分明的北京,我们的楼是南北向的,清晨出门,风从前面吹过来,风里带着一点暖意,我知道,春天马上就快来了。偶而的一天,你往外看去,窗外树枝不再是光秃秃的,突然就长出了一些鹅黄的小芽,而花园中草地上也透出了隐隐的绿色,一天比一天多而浓重,渐渐地铺满了整个园子。最早开放的是黄灿灿的迎春花,和先开花后长叶子的榆叶梅,接着就是满树的山桃,地上各色说不上名字的小花儿也陆续地装点着地面,花的季节就跟着短暂的春日一样,一个不小心,你就会错过了,所以北京的春天格外珍惜,开花的时节,一定别畏春寒,否则就要等到下一个春天了。

夏天是北京不讨好的季节,热得似乎不够劲,却还时不时地闷得难受,桑拿天里的人就像被捂在一个大蒸汽笼子里,下面蒸着,上面蒙着。其实除了那样的日子,我是不讨厌北京的夏天的,因为不会像南方夏天那样24小时不消停的热。在很多的日子里,晚上等太阳的热气散了,睡觉时还需要盖个小毛巾被,睡得舒舒服服的。

北京的秋天短虽短,却来得早。8月中,下过几场雨后,灰蒙蒙的天从里到外被洗得干干净净的,格外精神,格外亮堂,格外高昂,当风里带着干爽的味道时,你就知道秋天来了。走到园子里,叶子开始变幻出各种颜色,一棵树上,有黄色,绿色,红色,褐色,然后渐渐地落光了只剩下枝丫;湖里满池的浮萍和荷花,慢慢开始凋谢,一个个莲蓬在大片片的荷叶间,一点点枯萎成褐色。金黄是北京秋天的主色,大大小小的银杏树林,各种黄色的菊花,还有明黄明黄的大葵花,这些浓烈灿烂的黄色和纯净的蓝色总是会给人难忘的视觉印象。10月底,11月初的三里河,那像亮黄色地毯般的银杏树叶,铺满了长长的街道。北京秋天的美,是让人惊艳,让人流连的,透彻的蓝天,干爽的微风,阳光下色彩斑斓的树叶,引得宅居的人忍不住要出去和它拥抱,依依不舍地挽留住它!

11月,当风从西边来时,虽然叶子还挂在枝头,草色也还未枯萎,但风里已然带着丝丝的凉意。 渐渐地,园子里只剩下了墨绿色的冬青树,别的都是孤零零的枝丫,在风中摇摆着彼此张望,冬天里在北京第一次感受到那呼呼的北风,就明白了凛冽的寒风像刀子一样吹打在脸上,和“透心凉”的寒冷都是实实在在的,并不是那些作家们夸张的描写。我不喜欢漫长的冬天,总是在灰蒙蒙的雾霾天里期盼蓝天。当阳光灿烂时,在阳台上晒太阳看书写字睡白日觉是我在北京冬天的一大享受;另外就是期盼鹅毛般的大雪下一个晚上,喜欢早上醒来看到外面整个世界变作了白色,到外面,踩在白雪覆盖的地上,看到一个个深深浅浅大大小小的脚印。等到零度以下,也喜欢去什刹海,未名湖上踩厚厚的冰,在湖面上有点冒险似的慢慢行走。 羡慕那些会滑冰的人,像飞翔的鸟儿般滑行在湖面,有些技术老练的人,还会不时转个圈,跳个旋转花样;而不会滑的,也可以租了那种最简单的能坐人的冰撬,让朋友拉着走,或者从后面推着走。

3月的某一天,走出楼门,风吹过来,你猛然感觉到它已经改了它的方向,仿佛带着了一点点暖意,你知道,又一个春天来了。

喜欢北京四季里不一样的水果,十几年前的北京,经常有近郊的农夫们牵着骡子拉着大车在胡同边上叫卖每个季节里的果子,春季里是新鲜的小小个儿却鲜甜的草莓,还有能把舌头染成紫色的桑椹果渐;渐渐入夏,大车里堆卖着的是桃子,扁桃,李子和黄杏;到了夏末秋初,又换成了大葡萄叫乒乓球,小葡萄叫玫瑰香,还有白梨和小苹果;冬天里,就一直是苹果和梨了,还有栗子,够你吃到开春。就算现在时时都有大部分四季的水果,我还是喜欢顺着季节的转换吃不一样的东西,那样让我感觉我的身体合着时光的拍子,舒舒服服的。

因为四季的变化,北京的一处地方可以变化出四时不同的风景来。景山上是看日出日落的好地方,一年中就可以去看四次不同色调的日出日落;那些花木葱茏的公园,更是观赏四季行走流转的好去处。所以纵然是冬天有点太长太脏,还是喜欢这样四季分明的北京,花开花落,叶绿叶黄,风寒风暖,雪飘冰融,少了一个季节,都似乎减掉了北京的一点个性。

100_0145照片 007

IMG_0017IMG_1599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