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沉默的大多数还是可能不见容于人的不沉默的少数

一直想读王小波的东西,一直到现在才开始,才看了几篇已经明白为什么他的文字和思想如此具有号召力和影响力,比方说其中很有名的《沉默的大多数》,引起我关于自己能否沉默的思考和“辩解”。
曾经也想沉默下去,但是最终发现自己是个没有办法真正沉默的人,保持沉默的人无非是三种:怕得罪人,做个老好人,经常事不关己高高挂起,明哲保身;有自己的小算盘但是不愿意明说,保持沉默或者半沉默状态让别人去猜测转达从而达到自己的目的;真的胸怀广阔如耶稣,理解和接受所有善或恶;就我所知沉默的大多数人中基本上是前两种人,他们选择保持沉默跟品行是否高尚或者低劣完全没有关系,只是他们的一种为人处世的方式,我也没有任何非议。只是我最终发现我自己第一做不了可能人人喜欢的老好人,很多时候没有办法选择遇事就明哲保身的躲起来-在以前的多次轰轰烈烈的革命运动中,我肯定死得很惨!而第二种人则是我所不屑的;当然我更不是第三种宽容的圣人-我尽管对之心向往之,但是也心知我根本不是。相反我是个爱憎过于分明,眼睛里容不下沙子,嫉恶如仇的人,曾经很想修正自己不愿沉默的毛病,因为中国历史上以来沉默的大多数总是说“言多必失”,而不沉默的少数总是没有好的结果,不见容于人或者遭人耻笑,所以我曾经不断提醒自己要沉默,要少言,要寡语,要事不关己高高挂起。
曾经试图选择沉默做个不得罪人或者不招人待见的人,但是最后终归要爆发所有的“沉默”;曾经试图改掉身上一切跟“不沉默”有关的缺点,总是羡慕那些能够保持沉默的人,但是最终还是在煎熬和痛苦中失败了,不是说我自己是一个多么明辨是非的人,相反我不能很清楚的明辨是非,常觉困惑,我觉得万事有因有果,世间参差百态,有根源有背景,但是我可以选择接受或不接受,沉默或不沉默:比方说我非常明确的知道自己对于谎言除非是所谓的白色的谎言,我不能接受,而且不能沉默;对于伪善,我不能接受,更不能沉默;对于借别人之口而自己总是想成为沉默的老好人的人和行为,不能接受,更不能沉默。如果我有一天也如那般,我倒是希望有那么些个不沉默的人来“揭穿”我,好让我得以改善。
我习惯把话说得清清楚楚,尽管很多时候我知道这已经不太可能,但是我还是不会选择作沉默的大多数;我习惯揭穿一切装模做样的人,也不愿遮掩自己的好恶,我觉得自己身上充满了缺点,所以我不会装作自己是个完美的人;很多时候在满足责任和义务的前提下,我有自私的考虑和想法,但是我不会隐瞒或者寻找别的高尚的理由来掩盖我的自私的考虑。
所以我经过痛苦的挣扎,决定还是完全接受我自己做一个不沉默的少数:这样的我不会是可能人人喜欢的“老好人”,这样的我可能被自以为是宽容的圣人的人批评为太凌厉,这样的我肯定叫伪善或者谎言者害怕,但是我已经知道我其实和这样的人连表面上的交道也打不了,所以我还是选择做一个叫那样的人害怕的不沉默的人。当然我其实受过很多因为不沉默而带给自己的麻烦和苦恼, 所以现在我也学会有的时候还是应该沉默。
所以不不再为别人说我不宽容而懊恼或者尝试变得更“宽容”,因为我明白我能理解所有但是还是要选择宽容可以宽容的;所以我也接受别人对我的挑剔和不沉默,本来我就是个并不完美的凡人,而且乐于接受一切对我的帮助和修正。

Join the Conversation

1 Comment

  1. liulan姐好啊,我是张璐。

    我一向喜欢小波同学,记得大一夏天某阳光明媚的中午,我独自呆在宿舍我床铺的凉席上,心情激动的看着王小波的。那是他早期的作品,少了几分调侃,多了几分童真。

    大学的时候经常向朋友推荐王小波。后来发现,貌似,女性喜欢看他的杂文,男性喜欢他的小说(这一论断来自我样本不多的统计结果)。

    我想做一个可以真实面对自己内心的人。应该就是所谓的坦坦荡荡吧。人总要花时间面对自己的内心才能寻求心灵的平静。愿liulan姐顺顺利利的进行着下一个五年计划。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