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August 2013

回乡回忆录之舌尖上的家乡-糖粑粑

去回民食堂(现在已经改名为回民餐厅)吃米粉,吃完一大碗红乎乎味道浓烈的米粉后,一定要来上两个炸得焦黄喷香的糖粑粑!门口的那口糖油锅里是每天都在不断熬着的麦芽糖油,揉好了的糯米团子一个个整齐的摆在板上,据说好吃的糖粑粑是掺和了一部分粳米粉做的,而这个糯米粉和粳米粉的比例就是造就糖粑粑弹性合适的关键。在邵阳的时间短,姐姐的一个发小一定要请我们吃饭,我们都一致提出要去回民食堂吃早粉和糖粑粑,但是我们起的不够早,8点多从城南公园走下来,到店门口一看,人头攒动,不要说能有坐的位置,就连在店内站的角儿都没有呢!而排队吃米粉的食客们已经从店门口延长到街的另一头,看来这米粉是吃不成了;排队等糖粑粑的人也不少,但是因为糖粑粑一锅多,出锅快,因此这排队的人流就比米粉队人流要快很多,我们决定无论如何要等上几个糖粑粑的。姐姐的好朋友说这个回民食堂一到节假日,因为在外的老乡回家和游客的关系,一直就是这样生意热闹的。我们每人要了3,4个糖粑粑,滚烫的盛在纸碗里,糖油很快就浸透了纸碗,虽然时间仓促,糖粑粑炸得有点不够,但是对于我们这些长久没有吃到童时美味的人来说,依旧是无限欢喜的。

到武冈时,小舅舅又特意安排我们去武冈的百年老店南门口米粉店吃早粉和糖粑粑。我的记忆里没有那儿的味道,但是那却是我妈妈年轻时舌尖上的美味。陈旧发黑的八仙桌和木凳子,不亮堂的大厅,仿佛回到了80年代的小城市,可是人却沸腾着,这桌人吃着,周围都围满了站着等位置的食客,而窄窄的马路上都停满了车辆,店铺就在一个十字路口的转角上,因为这家店铺,这个十字路口的四个方向基本上已经水泄不通。我真是惊叹于大家对美食的执着和怀想了!据说这家店还是武冈唯一一家国有性质的米粉店,餐厅后面连着的就是制作米粉的工厂,老爸特意领着我先生进去参观了一下,然后这个人就欢快地跑出来要拉我去看。呵呵,我小时候上学时就会路过粮油站的加工厂,有时候就会站在门口看半天做米粉呢!但是我觉得这家的米粉有点酸,也不够弹,但是我老爸老妈都觉得他们小时候吃的米粉就是这种带着发酵后的酸酸的口味。看来就算是同一种食物,在每个人的记忆里其实都有着不一样的味道呢!武冈的糖粑粑呢,一般都炸得很脆,外皮基本上都焦黄了,只能趁热吃,稍稍冷了就很难咬,比起来我还是更加喜欢邵阳的糖粑粑吧!

到新宁时,我们在一个当地朋友的带领和介绍下,就在她家小区门口的小店里吃了那里的早粉和糖粑粑!小小的店铺,不过十几平米,基本上没有分隔的厨房和用餐区,他家只有米粉,而对面一家早上却专营糖粑粑和手打糍粑,二姐夫知道大家爱吃,特意跑过去买了过来。手打糍粑是意外的收获,不太细腻的米粉,在石臼里舂打出来,然后揪成小块,趁着温热放进口里,那种自然的米的清香和黏糯,让我的记忆霎时回到了很小时候在奶奶家看堂姐嫂嫂们,还有在外公家跟着大姨去打糍粑时的情形,那从大石臼里升腾起来的清香阵阵飘上来,久久未曾散去。而糖粑粑呢,炸的程度真是刚刚好,外面略脆,里面还是软糯的,甜度也合适,吃完米粉后,老妈又跑过去买了一些说要带在路上吃,因为从武冈带的那些因为炸得过火,冷却后完全咬不动啦!没想到我们转了一圈,这次回乡吃到最好吃的糖粑粑不在那些老字号里,而是在街边这家小小的店铺里。如果有机会再去新宁,我希望还能再找到这两家小店,去吃早粉,糖粑粑和打糍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