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December 2011

上海,上海:梦里不知身是客

东平路,上海无数街道中的一条,不翻看历史旧闻,也就一晃而过,只知道有名的上海音乐学院在那条路上;11号,一栋枣红色西式洋楼,矗立在东平路和衡山路交接处,That’s Shanghai 评为最受欢迎的早午餐(Brunch)饭馆,Sasha,门口没有明显的餐厅名字,醒目的广告牌,只有一个政府挂在墙上的“历史有名建筑”;

9号,”爱庐“,宋子文送给宋美龄,蒋介石的结婚礼物;曾经是政要高官,社会名流出入,曾经是私家豪宅,保镖,该是怎样的风光和奢华,该是怎样的富贵和显耀;宋子文任财长之时,不知道中饱私囊多少银子,但是不到100年,物是人非,真是“眼见他起高楼,眼见他宴宾客,眼见他倒了” 曾经的繁华富贵,不过也是黄粱一梦。真是浮沉随浪,谁负谁胜出,天知晓!
梧桐青青,梧桐叶落,这条街真的还是原来的那条吗?

上海,上海,曾经的自由港,曾经冒险家,投机者的天堂,曾经演绎过无数英雄枭雄的传奇之地,曾经有过多少才子佳人的倾城故事,原来其实都只是梦里不知身是客,一晌贪欢!

厕所的重要性

我一直是一个很看重厕所卫生状况的人,到任何一个地方如果厕所很干净,有良好质地的手纸提供,我就对这个地方先生了足够的好感。无论从事何种行业,厕所的文明整洁程度基本上可以代表这个公司的精神,文化和追求;一个城市的厕所则更能代表这个城市的文明和人性化程度。

雨果曾经说下水道是一座城市的良心,所以巴黎为了她的良心建了诒今为止仍为世人称道的下水道系统;我以为,厕所则是人类文明和人道主义的体现。吃喝拉撒睡,一个人的五大件重要事情,其中有两件就需要在厕所完成,厕所的好坏,洁净直接影响到我们拉和撒完成的好坏,从而直接影响到身体的健康和生活的品质。所以我大体都喜欢凡是厕所环境良好的城市,企业,学校,餐厅:他们让人感到宾至如归,感到被真心地关怀和尊重。

因此我喜欢去眉州东坡吃饭,记得很多年前,我去一家眉州东坡吃饭,对于他们的厕所的洁净和整饬印象深刻:那时候北京大多数餐厅的厕所是很脏的,而且没有手纸提供。所以我逛街常常选择去星级酒店的大堂解决我的人生重要的两件事情,或者我就成天不喝水。眉州东坡的厕所里有柔软的手纸,有擦手纸,有洗手液,有护手霜,有梳子,有牙签,尽管有的东西大家可能都不会用,但是这种人性化的体贴和关怀让我一直选择这家餐厅。

我基本上不吃麦当劳和肯德基,但是我很欣赏他们给公众提供干净的厕所的服务,这像是这两家企业对社会的一种公益回馈了-因此我对他们没有反感,尽管是“垃圾”食品。在欧洲城市旅行时,找厕所是一件非常痛苦和不爽的事情,我常常疑惑为什么欧洲这么自诩文明,人权,人道的地方却不能让人好好的轻松的完成人生大事呢?我很喜欢那儿的麦当劳,肯德基和星巴克:因此感觉到,欧洲人是假文明假人道真自私,美国人才是真正文明和人道啊!

我近来学车,在东方时尚驾校学习,我一到那儿也是必然要考察厕所的,那儿的厕所可以说是在北京都是少有的设备齐全:柔软的手纸,干手机,擦手纸,洗手液,而且在任何时候去都没有断过,干净卫生的公厕。我相信这家机构是人性话,规范性的,有效率的,因为一个能够在厕所这样的地方都事无巨细地照顾好的企业,在别的更加关键和重要的地方只会更加重视和关注。

海淀文化馆有一个很好的儿童文化中心,每天尤其是周末就有很多家长带着小朋友去那儿学习各种才艺,但是那儿的厕所真是配不上文化这两个字啊!我每次去那儿就会想,这些孩子在这儿学习琴棋书画,学习文化,如何做个文明人,但是却都踩在肮脏的马桶边上如厕(他们这能那样),这是学习到的什么样的文化和文明呢?真是可惜!

我对杭州这座城市也情有独钟,不是因为有西湖,北高峰,灵隐寺和龙井茶,而是因为这座城市每一处干净的公厕让我感到舒适温暖,让我愿意多在那儿停留和徜徉。希望我们每一座城市能够将公厕建设纳入公民幸福和城市文明度指标之一,这样到哪儿都不用急了。:)

“一屋不扫何以扫天下”,我以为:一厕不善何以善其他;还记得一篇文章说某研究机构调查说女性平均如厕时间是男性平均如厕时间的两倍,为了避免公厕女性排队等候的情况,建议公厕男女比例需为2:1合适-真是希望这样实在,人性化,有建设性,又无伤大雅的建议,人大能够尽快放在每年讨论议题上通过,也算是没有白白浪费我们女性公民的纳税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