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November 2011

一句顶一万句-人生就是寻找一次次愉悦顺畅对话的过程

刘震云一向不怕琐碎,能折腾细节,这次又把说话这理儿掰哧出来一个长篇,而且上篇故事说得比较好些,下篇估计作者想加强或者增进历史感时代感,但是却让人觉得创作得有点力不从心似地。 刚看前几篇,觉得没啥意思,渐渐往后看,就有点意思了。掩卷回味,无非就是说:说话问题其实就是贯穿我们人生的一个根本问题。

中国人历来在说话上做文章,推崇的关于说话艺术的哲理最耳熟能详的就是孔圣人说的:君子敏于事而慎(讷)于言。所以在传统中国人的观念里,一个人说话太多,大多时候是惹人讨厌的,一个口若悬河的人,总是有喜欢忽悠之嫌。又说祸从口出,言多必失,所以中国人特别讲究说话的多少,为了说得少,就要将自己的意思暗含在几句看似不相干的语句里,还希望或者要求对方能够明白,此所谓含蓄之美。所以因这这些圣人的理论和社会的忠告,好多人憋着好多话不说,不能说,不敢说,好多人不断互相揣测彼此真实的话语含义,这样好多人都觉得怎么自己四周就是找不到可以说话的人呢?自己的话别人不太理解,对方的话自己也不太完全明白,说话在中国还真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

所以有人说 ,最远的距离其实是心与心之间的距离,因为两个心对不上话呢!心里近的两个人,一句顶一万句,一个眼神或者动作也顶一万句;两个心远的人,一万句也不成。所以就算是一家子,彼此说话隔山隔水,怎么都难亲! 这个世界上,我们都想找到一个知己,也就是能够说一句顶一万句的人,实在找不到,就对着树洞子说话吧。

其实说到底,任何一种关系都是一种说话关系,职场,家庭,朋友全是说话的关系。两个人既能无所不谈又能无语也不觉尴尬,这是最好的朋友说话关系;有时候我们觉得虽然很多朋友但是却满怀孤独,因为不想说废话,而想说的话说不了。

我们在大千世界猛然遇到一个人,感觉特亲切,什么都愿意跟他(她)说,说多少,说错什么,都不会觉得丢脸,难堪,什么都不说也没关系,这个人要好好把握了,我认为这是最理想的伴侣关系。

居于一室,坐于一屋,却不知如何说话,或者搜肠刮肚地说一些废话,真是天下最难受的事情之一。

有时候我们也不能跟自己对话,所以需要找到一个可以听自己说话,理解自己的我。有这样一个时时能与自己对话的自己,就永远都不孤独和寂寞了。

我想人生无非就是这样一次次寻找话语对象,试图实现每次愉悦顺畅对话的过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