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May 2010

致那些脆弱敏感无助的灵魂:愿你们一路走好,愿天堂没有痛苦

《路的尽头》-许巍
今夜我依然在路上
依然在盲目的张望
那变得腐烂的理想
正在我身体里消亡

我这始终骄傲的心
没有方向
我那充满欲望的心
空空荡荡

我看着他们的嘴脸
那自以为是的阴险
那与生俱来的孤独
又在我身体里滋长

我这始终骄傲的心
没有方向
我那充满欲望的心
空空荡荡

我在编织的世界里
飘来飘去
我在重复的岁月里
悄然独行

每一次窒息的感觉
总在梦里
多少次我看到我在路的尽头

我想在让我最心动的幻想
心动的歌声中离开
我想在让我最心动的爱人
温暖的怀抱中离开

在这路的尽头
会不会是另一个世界
我所有的幻想
不再遥远

富士康跳楼事件:让我们自己给自己点燃信心的烛火,给彼此力量和温暖,好在黑夜里继续前行

当富士康接二连三的发生年轻人跳楼事件时,有人说为什么现在的年轻人这样脆弱和不负责任?有人说都是富士康这样的血汗工厂和资本家逼死这些打工者?可能这些选择死亡的年轻人是有着脆弱的性格,敏感的灵魂,所以更容易绝望;可能富士康也确实存在着这样那样的管理上的问题,但是仅仅就是这样吗?曾经记得有记者在报导上海的一个女研究生自杀事件时说:”如果你不曾受过伤,就不能取笑别人的伤痕“,我觉得首先我们没有一个人有权利去评判这些选择死亡的年轻人,我们也不能简单地将这一切都归结为富士康存在的所谓地“资本家的残忍”, 没有一个地方是完美的就业场所(包括我们国家福利最好,幸福感最强的公务员们所就业的各部委,各机关),我想我们大多数的工厂包括外企,私企和国企,不会像那些国际大公司:Google或者Microsoft一样,充满人性关怀, 而任何一家企业,都会存在这样那样的问题。我近来看过关于富士康的一些报道和图片(主要从南方周末,我想是比较可信的媒体),那拥挤的环境和人流,机械化的厂房,鸽子笼一样的集体宿舍,确实是让人感到窒息,但是还是整洁的,有序的,我绝对相信比起很多私企,更不要说比起各种煤窑来说,富士康应该算是符合规范的企业。企业必须根据国家法律提供员工合法的保障但企业却不是慈善机构,也不是NGO,更何况”资本来到世界上每个毛孔都滴着鲜血“,我们有什么理由要求以营利为目的的工厂和企业像我们的政府对待公务员,像我们的国企对待他们体制内的员工一样呢?所以我们真正要反思的是为什么我们的年轻人会陷入到这样绝望和无助的境地?我们的年轻人为什么会缺乏责任心,所以就这样轻易地放弃自己的生命和未来?

因为我们缺乏真正有信仰的社会,我们没有保障和安全感的制度,我们每天看到贪污腐败的报导却没有看到真正有力的惩处,我们每天听到不公的事情,对无辜生命的蔑视和摧残,却迟迟等不到公正的裁决和审判;我们看到高楼层起,霓虹彩灯之后却是无数柜居挣扎的人民;我们每天听到各地发展一片大好,GDP处处飘红,但是我们却看不到自己的幸福和出路;我们漠视和怀疑善意和真诚,我们渐渐习惯对恶和假不声张,不抨击,我们发现自己渐渐要变成假和恶的一部分……

再谈到责任心, 放眼望去,我们当下的社会还真是一个丧失责任心的社会:如果公务员都尽到对自己职务的责任,都怀有对公民和社会的责任心,又怎么会贪腐横行;如果医生都怀有治病救人的责任心,又怎会有天价医药,假药肆虐?如果教师都有传播真理,诲人不倦的责任心, 又怎会有学生冻死街头,怎会有无数冒名顶替,李代桃僵的故事?如果商人都有”君子好财取之有道“的道德感,又怎会有地沟油?毒奶粉?

“这是最好的时期,也是最坏的时期
这是智慧的时代,也是愚蠢的时代
这是信任的年代,也是怀疑的年代
这是光明的季节,也是黑暗的季节
这是希望的春天,也是失望的冬天
我们的前途无量,同时又感到希望渺茫
我们一齐奔向天堂,我们全都走向另一个方向……”

我们给予我们孩子和年轻人就是这样一个时代和环境,又有什么资格和理由去批判这些年轻人太过于脆弱?责备他们缺乏责任心?

当一个人绝望时不是自戕,便是戕人: 富士康的这些年轻人选择了前者,那些屠幼的人选择了后者,无论哪种都是痛入心肺的伤害! 所以请收起你的评判,给予他们(选择自杀的年轻人)理解和同情,给予他们祝福和祈祷,而且无论你从事何种职业,只要你还珍惜每一个生命,只要你还关注我们国家的前途,就开始给我们的时代和社会注入一点信心, 我们点燃的任何一点爱和信心的烛光,是为我们自己,只有这样,我们的未来和我们的孩子才会有信心,我们才可以互相搀扶在无论多么黑暗的夜里继续前行!

如果你是企业的老板,请责无旁贷地对员工进行心理辅导,请放低你的一点利益之心,多一分爱护之心;
如果你是政府公务员,请拒绝虚假和盲从,请尽己所能为每一个公民办事,开始用自己的行动来真正推进,倡议和执行“以人为本”的政策和法规,我们的未来才能给80%人的保障和保护,而不是给10%的人的保障和保护;
如果你是媒体从业人员,请永远保有客观的笔触,独立的思想,不要再持续在消极的角度上对一切负面的新闻进行大肆报道;更不要总是用娱乐和绯闻来麻木公众的思想和神经,多谈些美好的价值观,多呼吁责任感和爱心;

否则你也是那”刽子手“和帮凶!

让我们每一个人从今天开始时时就在身边营造真诚,关爱和有信心的环境,我们自己有信心和爱心,才能给你身边的人信心和爱心。

附:1. “一个理性的社会,应该给那些潜在的自杀者,以继续活下去的希望,而不是前仆后继的勇气。” 《新京报》,5月22日,作者:熊培云

2. 富士康跳楼事件之我见
冉云飞 @ 2010-5-27 8:38 阅读(6209) 评论(35) 推荐值(174) 引用通告 分类: 贡献常识
近半年来,富士康公司员工连续发生十二起跳楼事件,这是令人痛心的悲剧。一个社会眼看学校儿童被杀,公司员工丧身,抗议者自焚,作为同胞我们却束手无策,没有比这个更令人不可言说的心理煎熬了。这种挫败感和无力感的加剧,就是孙立平所说的中国社会正在溃败的典型特征。

事实上,富士康接二连三的跳楼或丧身或致残事件,并不是孤立的事件。这里面原因相当复杂,但整个社会贫富差距加大,底层弱势者无力感加剧,生活无望,对未来没有理性预期,缺少幸福感和自我归宿感,的确是许多民众选择轻生的原因。既然活着猪狗不如,活着是一种奴役和监禁,没有尊严和自由,连基本温饱尚不能保障,那么活着到底有什么意义呢?也就是说整个社会给自杀者产生了一个心理模仿效果的糟糕环境。

中国人没有信仰,连佛教的来世也没有人相信了,所以强力集团尽情的作恶,弱者在抵抗不过时自杀率节节攀升。没有信仰,是一件非常可怕的事,但我们国内官方掌控的宗教却成为论证其意识形态正确的工具,或者成为与官方的利益合谋者,很多宗教人士之不堪,更基于普通百姓。于富士康事件,我们应换这样一只眼睛来看。于是一种无所依归的失重感,一种遍布全社会的不信任感,使得所有的人因怀疑而麻木,因麻木而冷漠,因冷漠而无所施救,使得整个社会的信任体系和互助伦理彻底沦陷。信任体系和互助伦理沦陷,当然这个社会的各种问题纷至踏来。

没有宗教信仰,又没有民主自由的制度保障我们的幸福及权利,那么民众怎么办?向中国传统要活命的资源吗?说实在的,中国的活命哲学或者苟活哲学,的确源远流长,这也是好死不如懒活着的理论基础。但现在的中国人越来越多地知晓自己权利,对世界的了解也不是完全封闭的古人可比,故在无力反抗时,便以殒命结束作为一种解脱和控诉。我遍读中国传统诸子百家经典,他们有一些不同,但他们都有一个相同点:向后看(至德之世、小国寡民、大同社会、三代社会),但他们的经典里却没有未来。说明国人由于制度之害带来的恐惧和没有理性预期,早已成为中国人文化的集体无意识,当今中国社会加剧了这一切。这就像一辆车只有后视镜,却没有前灯(远灯),在白天(即相对承平清明之时)尚可,但到了充满许多未知数的夜晚,一辆车却没有前灯,让开车人和行车人都没有理性预期乃至惶惶不可终日是必然的。

由于制度缺陷使所有人没有理性预期,加上没有信仰,于是庸俗实用主义、犬儒主义,我死后哪怕洪水滔天也与我无关的思想,甚嚣尘上。大家都走在互相伤害的“康庄大道”上,这就是我证明的中国是个互害社会。强势集团加紧剥夺,为了攥紧自己的利益,丝毫没有向要良性改革的迹象。不特如此,还利用制度之病,挑起民众之间的互斗互害,以达到巩固其统治的牧民效果。像富士康跳楼事件这种事,若是在工会和行业协会发达、企业责任拥有较多社会责任的国家,加上拥有信仰之自由,那当然是不可能如此接二连三发生的。虽然世界第三大电信法国电信近两年自杀人的也不少,但究其原因,恐怕和我们社会的问题并不相同。对于我们这个社会来讲,最重要的是保障民众的人权,而要保障人权,必须改革目下这种非常糟糕的制度,舍此别无他途。

整个中国社会和中国政府若不从根子上来解决问题,那么自杀、自焚乃至屠童的事情,绝不会有停止的一天,富士康的悲剧将会进一步蔓延,到时社会向更加不可收拾的方向,这就是整个中国人的悲剧了。

2010年5月27日8:36分于成都

© 日拱一卒,不期速成。非商业性转载,请全文转载并署作者名。商业性使用,请联系作者。欢迎访问我的独立微博客http://ranyunfei.shoutem.com和推特:http://twitter.com/ranyunfei

告别2009,迎接2010

回头看看2009,彷佛是没有什么成果和值得书写的一年,似乎美好的回忆都在2008年里,欧洲的游记还在草稿箱里呆着,所以感觉自己也还留在那一年里。坐下来,梳理一下思想的脉络,生活的痕迹,才发现其实2009年于自己是那么不一般的一年:因为有那么多思想上痛苦的煎熬,再次经历着对自己的怀疑和反思,一切过去,留下来的都是值得留存的财富和可贵的人生体验。2009年还真是值得我深深感谢和记忆的一年。

要感谢这是和亲人与朋友团聚的一年:4月份,我们飞往美国和美国的家人相聚,我顺利拿到了绿卡,加州的中国弟弟也飞到东部特意跟我们相会;4月份,我也飞到加州看到了很多天天通过电子邮件共事的同事们,消除了那种不曾谋面的距离感;7月份,美国的爸妈来到北京和我们相聚,朝夕相处6个星期,和我们一起度过了愉快,丰富,火热的夏天;7月份,韩国的好友也带着双胞胎来到北京,短暂的相会却延续着无穷的情谊和喜悦。

要感谢这是我们感恩的一年:我们终于在珠海给父母买了可以让他们安心的家,虽然又成上了还贷的“房奴”,但是心中更有着付出的欢喜。

2009年是煎熬和痛苦的一年:有着对友谊的质疑,有着对自己处事为人的困惑,有着对自己坚守的原则的犹疑,原有的信心和对自我的认可一度低落,让我无所适从,曾经退缩,曾经埋怨,曾经争辩……

可能生命中太多幸运的事情,太多爱护和宽容的人,所以一直脆弱和敏感,所以难免简单和自我;所以要感谢那些不宽容的人和语言,感谢那些批判和指责,让我看到自己的自大和不宽容,也让我更加感念曾经的宽容和接纳;感谢谎言和虚伪,让我更看到真诚和真实的可贵;所有的经历都是一种学习,了解自己和他人,认可自己和接纳他人都很重要,我还在一直学习着,愿2010年有进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