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December 2009

每个女人都要有一间自己的屋子

妈妈近半年来非常开心,每次跟她在电话里说话,都感受到她的高兴,因为她和爸爸在珠海了有了自己的家,有了他们自己的屋子。 虽然,爸爸妈妈已经选择在珠海养老,并且跟姐姐姐夫一起住了好多年,姐姐姐夫也一直说他们就负责养爸爸妈妈的老,但是以前有的时候爸爸妈妈还是会说说要回湖南老家的话,而且对于在老家的房子也从没有想过要出售出去,尽管我们三个姊妹一再声明我们不可能回去住或者要他们的那套房子,他们总说他们有个自己的地方可以去,我知道他们有的是老年人不安心和担忧,怕我们突然有一天跟他们闹翻了,就不养他们了,就没有地方去了。

我们姐妹们都拿着一份工薪生活着,女婿们也大抵差不多,虽然不曾有过什么捉襟见肘的为难时候,但也不是随时能够一掷千金的家庭,所以尽管很早以前有心并且讨论过要给爸妈在珠海一起买房,但是因为各自的生活安排和情况一直没有实现,不孝的我还曾经埋怨过为什么我们要给爸妈买房,因为自己离家在外谋生发展就已艰辛和不易,艰苦的读书岁月过去,刚刚有一份收入,刚刚在这个巨大的城市安定下来,也不曾享受过,就又要负担起养父母的责任,但是去年8月在欧洲萨尔茨堡的两晚,让我回到北京决定无论如何要赶紧跟姐姐一起给妈妈一个属于她自己的家,一间她自己的屋子。

萨尔茨堡因为《音乐之声》而蜚声世界,我们在那儿短短的三天里,住宿在萨尔茨堡近郊的一个家庭旅馆里,我们的房东是一对年过70的奥地利老夫妇,他们有三个子女,都已经成家,他们将自己的两层小楼中楼上的两间改成了提供背包客方便的住房,自己住在楼下,老夫妇俩话不多,但是很友善,每天早上都给我们准备好了虽不是特别丰盛,但是绝对典型欧式并且很够吃的早饭,而且会跟我们聊一聊。我问他们,他们这样将家改成家庭旅馆,孩子们对这个有意见或者担心他们吗?老太太很坚决的说这是我自己的房子,我愿意干什么就干什么。她很骄傲和幸福的告诉我她的孩子们就住在她的旁边,出来外面,指给我们看其中一个女儿的家,原来就在大约200米之外,另外的两个子女也在步行到达,眼界能及的地方,我感觉到她的满足,安逸,是啊,如果我们三个姐妹也就住在妈妈家的旁边,就算不是5分钟10分钟能到的地方,只要是一两个小时,经常能够招呼到的距离内,妈妈就不知道该有多么幸福和安心了。

“父母在,不远游”,但是我们却为了发展,为了更好的前途,当然也是父母辈的期望,个个背上行囊远游了,而我们的爸爸妈妈现在为了能和子女在一起,却只能离开他们曾经工作生活和最熟悉的地方,离开自己的家,离开自己的屋子,住在“别人”家里,哪怕这个“别人”就是自己的亲生女儿,可还不是自己的屋子,自己的家,不能够说我愿意干什么就干什么。虽然无论爸妈在我们谁家里住着,我们都由衷而且真心地告诉他们”我们的家就是你们的家“, 但是,我也知道,在很多次的不经意间,我姐姐会说“你别管我,这是我家,我想干嘛就干嘛”,我也会说“您别再往我家里买这些东西了,您别把我们家弄的乱七八糟的”,我们都有了一个自己能够说了算的家,可是妈妈呢?妈妈除了邵阳的那个她自己的屋子,她就没有自己能够支配和主宰的家了。 我想我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能够让妈妈实现我们都住在她附近的美好愿望了,现在住在北京,和她还住在一个国家,还没有在大洋彼岸,她就已经很开心了;那我能做的就是尽快给妈妈一间她自己的屋子,一个她说了算的,她想干嘛就干嘛,想买很多不锈钢餐具,想用我们眼中很老土的床单的一个自己的家! 所以去年9月从欧洲回来后,我跟姐姐商量无论如何要在春节前给爸爸妈妈一个他们自己的家。

房子的选择以他们居住方便,姐姐姐夫便于照顾为主,当然还要考虑我们的承受能力,爸爸妈妈嘴上说我们这么辛苦,紧张,不用着急,但是实际上很快非常高兴热心地看了很多他们曾经打听过的房子,终于经过综合考量,他们很快选择了在姐姐小区同一栋楼的二层,这是妈妈心中最理想的距离,对于爸爸来说,有3个卧室,我和在杭州的二姐回去也可以每家一间,虽然我们每年可能就回去一次,但是他们觉得他们有一个家有一个地方让我们去,无论我们多远,只要爸爸妈妈有一个家,就有我们停留的地方。

房子虽然在我们的名下,但是爸爸妈妈有完全的使用权,他们可以按照他们的喜好,习惯装修,摆设,我们可以提建议,但是不能干涉他们的决定。爸爸妈妈开始积极地去家装市场,看家具,找装修公司,看电器,需要什么,柜子是定作还是买,墙要重刷还是要壁纸,床要多大,冰箱要买西门子的,电视机该买多大的,他们心里早就盘算过很多次了。每次电话里妈妈都在高兴的说每天的计划,他们的生活除了看小孩做饭之外,还要再安一个自己的家,他们忙碌着,辛苦着,但是他们高兴着,兴奋着,他们迫不及待地要有一个自己的家呢! 他们甚至已经打算要尽快回湖南一趟,处理一下老家他们原来的那个家,因为他们已经有了一个新的家。现在有时候我打电话过去,问妈妈吃晚饭后干什么,妈妈会很惬意地说:回自己家里看电视去。 今天叶豆豆(姐姐的小孩)没有去幼儿园,我问她在哪儿,她说:我在外婆家扫地。我知道妈妈安心了,她又有了一间她自己的屋子她自己的家,可以永远敞开着接纳她的孩子们。

沃尔夫曾经说一个女人如果想要写小说一定要有钱,还要有一间自己的屋子。其实一个女人就算不写小说,有一间自己的屋子也是必须的,这样女人的心才安定下来了-看看这个有趣的“安”字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