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June 2009

自制匹萨饼

我喜欢吃芝士多,馅料足的匹萨饼,比较喜欢的有Mr.Pizza 和Kro‘nest ,但是Kro’nest的味道稍微有点太重。有时候自己有时间在家作个home made pizza也是非常不错的。其实美国的超市里提供已经做好的面胚,回家一擀开,搁上各种自己喜欢的蔬菜,肉,芝士,往烤箱里一烤,不到半个小时就可以了,只是现在要自己准备面胚,等待发酵的时间是比较麻烦一点。

面胚准备到适用时间可能需要一个半小时:这里我做的是两个9寸盘的。做面胚的材料有:约320克普通面粉,180毫升温水,2茶勺干酵母,1茶勺盐,1汤勺半橄榄油。先将干酵母用4汤勺温水调开备用,将面粉盐混在一起,挖一个小坑,将酵母水,橄榄油和剩下的水慢慢注入,用手搅拌面至紧实光滑面团,放在一个抹了油的盆里盖上保鲜膜,放在温暖地方,大约一小时后,面团会发酵成两倍大,里面呈蜂窝状就可用了。

将面胚擀开,首先抹一层西红柿酱或者专门的匹萨酱,然后放上你自己想要的料:蔬菜,肉,肠,或者虾,浇上两小勺橄榄油,最后洒上芝士碎,入烤箱用240度的温度烤15-20分钟就可以了!

我还尝试 学Mr.Pizza一样在饼边里面塞上芝士,但是没有成功,呜呜。厨艺不精啊!

pizza-crust

pizza-in-the-oven1

almost-done1

公公学汉语的动机

我的公公决定利用今年暑假来北京看我们,同时学习中文,他今年60岁,在我先生来中国之前从来没有来过中国,由于美国整体经济形式不好,我公公婆婆的经济状况这两年也受了很大的影响,因此他决定申请一个赞助,以下是他在申请过程中提出的一些要学习中文的理由:

I have a number of reasons for wanting to learn to speak Chinese(我想学习说中文有很多原因):

– to re-connect with language study, which had brought me great joy earlier in my life (in particular, the study of Latin and Greek)    继续语言学习,因为以前的语言学习给了我很大的乐趣(象学习拉丁语和希腊语)

– to connect with my son and his great passion for Chinese(跟我儿子以及他对中国的巨大热情建立联系)

– to connect with my daughter-in-law and her country(跟我的媳妇和她的国家建立联系)

– to prepare to speak a language that my grandchildren will speak(准备说一种我的孙子女们将会说的一种语言)

5年前,为了能够在我们的婚礼上对中国宾客说一段中文,我的公公和婆婆曾经特意提前一个月来到北京租住在五道口附近的一个套间里,并且请了一个家教就是学习一段表示感谢的中文,讲老实话,我非常感动于他们的包容和接受。非常高兴的知道他的申请被接受了,虽然金额并不多,但是better than nothing. :)  当然我的公公也非常不可能在短短一个月内就说上了流利的中文,但是我们能够有一个月朝夕相处互相了解的共同时间和空间,可能比语言的共通更加重要。

以德报德,以直报怨

一个学生今天来办公室谈她对学校一个行政老师的不满,因为她选修了《论语》的课程,所以我们也谈到孔老先生说的“以德报德,以直报怨”。其实真正能做到不以怨报怨的人还真是很少,对于孔先生的这个建议也是他的理想而已。大多人可能可以“以德报德”,但是却很少能够真正地“以直报怨”。鲁迅曾说“以其人之身还治其人之道”,尽管也有人批评鲁迅是个“睚眦必报”的人,但是好像我们的社会更多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的,所以大家的怨气都很重。当然我更觉得不应该以孔夫子的理想来要求和衡量大家对待
怨“的态度,其实关键是心平气和接受一切反应: 要怨的由他去怨,要“直”的由他去“直”,要还治其人之身的也由他去还治,只要不伤天害理,就海晏河清了。

做沉默的大多数还是可能不见容于人的不沉默的少数

一直想读王小波的东西,一直到现在才开始,才看了几篇已经明白为什么他的文字和思想如此具有号召力和影响力,比方说其中很有名的《沉默的大多数》,引起我关于自己能否沉默的思考和“辩解”。
曾经也想沉默下去,但是最终发现自己是个没有办法真正沉默的人,保持沉默的人无非是三种:怕得罪人,做个老好人,经常事不关己高高挂起,明哲保身;有自己的小算盘但是不愿意明说,保持沉默或者半沉默状态让别人去猜测转达从而达到自己的目的;真的胸怀广阔如耶稣,理解和接受所有善或恶;就我所知沉默的大多数人中基本上是前两种人,他们选择保持沉默跟品行是否高尚或者低劣完全没有关系,只是他们的一种为人处世的方式,我也没有任何非议。只是我最终发现我自己第一做不了可能人人喜欢的老好人,很多时候没有办法选择遇事就明哲保身的躲起来-在以前的多次轰轰烈烈的革命运动中,我肯定死得很惨!而第二种人则是我所不屑的;当然我更不是第三种宽容的圣人-我尽管对之心向往之,但是也心知我根本不是。相反我是个爱憎过于分明,眼睛里容不下沙子,嫉恶如仇的人,曾经很想修正自己不愿沉默的毛病,因为中国历史上以来沉默的大多数总是说“言多必失”,而不沉默的少数总是没有好的结果,不见容于人或者遭人耻笑,所以我曾经不断提醒自己要沉默,要少言,要寡语,要事不关己高高挂起。
曾经试图选择沉默做个不得罪人或者不招人待见的人,但是最后终归要爆发所有的“沉默”;曾经试图改掉身上一切跟“不沉默”有关的缺点,总是羡慕那些能够保持沉默的人,但是最终还是在煎熬和痛苦中失败了,不是说我自己是一个多么明辨是非的人,相反我不能很清楚的明辨是非,常觉困惑,我觉得万事有因有果,世间参差百态,有根源有背景,但是我可以选择接受或不接受,沉默或不沉默:比方说我非常明确的知道自己对于谎言除非是所谓的白色的谎言,我不能接受,而且不能沉默;对于伪善,我不能接受,更不能沉默;对于借别人之口而自己总是想成为沉默的老好人的人和行为,不能接受,更不能沉默。如果我有一天也如那般,我倒是希望有那么些个不沉默的人来“揭穿”我,好让我得以改善。
我习惯把话说得清清楚楚,尽管很多时候我知道这已经不太可能,但是我还是不会选择作沉默的大多数;我习惯揭穿一切装模做样的人,也不愿遮掩自己的好恶,我觉得自己身上充满了缺点,所以我不会装作自己是个完美的人;很多时候在满足责任和义务的前提下,我有自私的考虑和想法,但是我不会隐瞒或者寻找别的高尚的理由来掩盖我的自私的考虑。
所以我经过痛苦的挣扎,决定还是完全接受我自己做一个不沉默的少数:这样的我不会是可能人人喜欢的“老好人”,这样的我可能被自以为是宽容的圣人的人批评为太凌厉,这样的我肯定叫伪善或者谎言者害怕,但是我已经知道我其实和这样的人连表面上的交道也打不了,所以我还是选择做一个叫那样的人害怕的不沉默的人。当然我其实受过很多因为不沉默而带给自己的麻烦和苦恼, 所以现在我也学会有的时候还是应该沉默。
所以不不再为别人说我不宽容而懊恼或者尝试变得更“宽容”,因为我明白我能理解所有但是还是要选择宽容可以宽容的;所以我也接受别人对我的挑剔和不沉默,本来我就是个并不完美的凡人,而且乐于接受一切对我的帮助和修正。

好一个无赖式的“风流才子”-读胡兰成的《今生今世》

因为张爱玲,所以读胡兰成,因为想知道他的哪点才气才情让张爱玲曾经一往情深。借来《今生今世》,据说文笔比梁实秋,周作人的更好,倒要看看这个人有着什么样的惊人之处,或者会改变对他的憎厌。但是书竟没有读完,实在是文字也叫人生厌,因为太过于柔媚,女性气息太重;而那由文字里透出来的一股子自以为是的自恋的品性更叫人无法忍受!

笔下他写得那些个情事,其实都是些婚外恋的故事。当然在民国时候,男的有个三妻四妾也不足为奇,但是就算娶妾纳小,也讲究个名正言顺,明媒正娶的,大家对那种露水夫妻,不清不楚的感情关系还是有所非议的。而对于胡兰成来说,除了玉凤和二婚的大小老婆,其余在他妙笔之下生花的故事,说难听些,个个都是婚外苟合之事,连张爱玲也不例外。(他和张爱玲交往时已经有两个正式成婚的老婆,后来因为张爱玲和他的恋爱而离了婚)这个胡兰成倒还真是有迷倒众生之能事,个个女的倒似为了他心甘情愿,张爱玲也曾说“你就是在我这儿来来去去也可以”;但是离开了张爱玲不到4个月在汉口又和周训德恋上了,而这周训德也不管胡兰成是有妇之夫,她口上说不相信,但是胡兰成和张爱玲在那个时候名气大得很,他们的事情估计也是众所周知的,而且这小周后来又用胡兰成留的钱给自己买了金戒指戴在手上,说是买金保值,难道金货单单只有金戒指不成?还成日价的戴在手上,所以我是一点不信也不喜欢这个周训德的;而后在逃亡路上,一个月之间就又能跟同学家的姨娘在路上成其风月,真是只有一个“啊呀”!当然在他自己的妙笔之下,连这样的事情也是纯净无比的。但是无论他把自己和这个范秀美描写得多么美妙,在我脑子里却只有两个眉来眼去的被情欲纠缠的中年男女-一个本来就惯于招蜂引蝶,雄性激素大概过于旺盛,一个守寡多年,其实春心早就荡漾,估计早就想投怀送抱,所以就似干柴烈火,一碰就燃。  后来到了日本又很快跟房东的有妇之夫情意绵绵,但最终女的离婚不成,又作罢。倒是最后一个佘爱珍,有些像是历尽波劫,江湖情深,两个人漂泊异乡,有些惺惺相惜,彼此照顾的心意。

读他的文辞,想这个人要么就是真的没有任何世俗的道德感,所以做汉奸也是有他满腹的道理可说,更不要说滥情薄情这样的事情;要么就是真真虚伪到极致,已经真作假时假是真,假作真时真亦假,自己也是真真假假分不清了!但自恋轻狂是肯定的,动不动写这个也“安稳”,那个也“清净”,又说自己“谦虚”,我看张爱玲应该在温州就把他看清楚了,在船上“涕泣良久”伤的更是自己,所以等胡兰成最后一次到上海才能那样厌恶地叫出来,也说对《武汉记》“看不下去”!

唯一赏心怡情的是上半部描写的胡村和江浙一带的民风民情民事,乡村,山水,人家,重新勾起我对吴地文化的浓厚兴趣,接连在网上听了好几天的越剧,评弹,确实是句句带情,字字有韵,那样文化熏陶下的女子是精致的,婀娜的,斯文的,多情多思的,仿佛个个清爽干净,如水一般,让人心动和向往,而男子如个个似胡兰成般,一身酸不溜秋文人气,自命风流,我却是看不上的。

草莓小蛋糕

一直想要介绍好吃又容易的草莓小蛋糕,英文叫做“Strawberry shortcake” , 草莓下市了,用芒果取代应该也是无上美点呢!

材料:制作果酱需要450克草莓(芒果),3小茶勺糖粉或者虽冰糖,250毫升奶油;制作小蛋糕需要225克普通面粉,85克白糖,1茶勺泡打粉,半茶勺盐,250毫升奶油

开始动手吧:先把面粉和55克白糖,泡打粉和盐混合均匀,慢慢加入250毫升奶油,搅拌至成团,但是尽量不要揉面成面团,只需要将面混合成块就行。将成块的面整理成(不能揉面)粗段然后切成8小段,将剩下的白糖洒在每个面块上,进烤箱用200度烤15分钟;

烤蛋糕时,我们开始做果酱吧:将四分之一的草莓(芒果)和糖粉混合,用勺或者叉子将水果压成酱然后将另外的的草莓切块加入果酱内,放在一边待用;将250毫升奶油用电动打蛋器打发。

蛋糕烤好放凉就可以享用了:将小蛋糕用餐刀切成两半,放上一勺打发的奶油,再放上一大勺新鲜现做的草莓(芒果)酱,然后盖上小蛋糕的另一半,最后就是美美的享用了!我老公一般一次就能吃掉4个!!

打发的奶油

面团

离别和珍惜当下

昨天给将要走的学生办结业餐,因为人数很少,所以包了一个容两桌的厅房。白家大宅门是官府菜肴风格的,清朝皇家宫廷式装修,男女服务生清一色清朝宫廷服饰,男的叫‘侍卫”,女的叫“侍女”,原来据说是某个王爷的府邸,现在是宴请宾客讲排场的所在。我带的学生基本上是一年一换的,往往刚变得熟悉,建立起了一些感情,人已经要告别离开;而且学生的年龄每年都差不多(都是大二到大四的学生,也有少数研究生),但是我的年龄过一年长一岁,9年前是做朋友的感觉,现在已经是老姐姐或者妈妈了,看到每年青春朝气不变的脸,还是难免有些伤感的,真是“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年年学生不同,和我的感情也不尽一样,有些年的学生经常来办公室,愿意跟你交流聊天,感情非常亲近;有些年的学生比较喜欢自己安排自己的生活,有问题才偶尔过来,所以并不是多么亲近。其实对于这一年的很多学生,不知道为什么我感觉他们对我不是那么亲近的,我也曾经难过过,反省自己是否对他们不够耐心,过于严格,但是也慢慢学着适应。但是不管如何,每一年看着刚刚熟悉的人又要离开,总不免难过,对于自己曾经付出的感情也有些落寞。所以当他们将花和精心制作的留言本送到我手上时,我觉得自己是那么小肚鸡肠的,忽然感到万分的不舍和自责,因为埋怨过他们偶尔的不理解,不耐烦过他们有时的糊涂,很多时候也因为太多的paper works, 担心要加班,所以不愿意停下手头的工作跟他们聊天,想起这些突然无颜面对他们真挚和感谢的眼神,禁不住眼湿湿,心伤伤,一时讲不出一句话来。

为什么总要等到离别时才珍惜起这些缘分和情谊,才悔憾自己之前不曾做得更好,常常说要珍惜当下,但是临到面前却经常因为自己的狭隘和固执而执拗于一点不放开,希望自己以后能够心怀更加开阔,才能更好地珍惜当下。

孤独的影子

不知道为什么每次回母校总是很害怕碰见以前的老师,尤其是曾经对我很关切并且寄予期待的老师,因为毕业后就并没有拜会过老师,还有就是觉得自己碌碌无为的,看到老师未免有些心虚,仿佛很怕让人对我失望,所以最好不见的好。但是往往就会不期然地碰见老师,这时候我突然就变得口呆舌滞起来,甚至于跟小姑娘一样的脸红紧张,恭恭敬敬地垂了双手,日常地寒暄也似上课回答问题似的认真和局促。过后又为了自己的幼稚和不成熟而懊悔。

我不是个合群的人,初次和人见面,却又最怕冷场,往往紧张得乱七八糟地说一堆没有逻辑地话,过后自己又后悔。所以人看我表面觉得是个活泼的人,但是无论在哪儿我都有一种深重的孤独,越热闹,越寂寞;一个人走在街市上,满眼望去人来人往,并不觉得欢喜,相反是觉得自己离这些都远远的;过天桥时,尤其是华灯初上,看车流阵阵,灯影闪闪,更是无以言说的落寞,只有回到我自己的这个小小蜗居的窝时,我才觉得自己是宁静的,平和的,充实的,泡一杯茶,捧一本书,或者就是静静地坐在窗前看当空的明月,那月光融融地洒下来,整个世界在我心中就安稳了。

也怕自己这样要和社会隔绝了,所以在一些网上看看有什么有意思的活动可以参加,交些朋友,但是没一个觉得合适的,一想起满屋的人,要言笑,要招呼,突然又害怕起来,原本报名参加一个烹饪活动,临时忽然又不想去了,很害怕要和一群人寒暄,所以突然庆幸自己得了重感冒,有个借口取消。

鹿港小镇的小聚

鹿港小镇的风格一贯是这样现代,名字是很台湾的。以前每次去工体附近或者要和一些城里的朋友见面,很多次都选择去过当时在北京还只有一家的鹿港 小镇,因为“综合指数”适合朋友聚聚:口味呢,不太咸不太辣不太甜不太油,基本上符合所有人的口味,当然还有选择繁多的南方甜品和冰沙;环境呢,不太喧哗 但也不至于太过于冷清;价钱嘛,也是小资们都能接受的,虽然食物都很袖珍,但是还不至于叫人大呼上当!还有营业到凌晨5点,让一群聚会的人不用担心打烊的 时间,当然,工体店也是美女潮女出没的场所,我经常坐在那儿,一边吃,一边听朋友聊天,一边看身边来往的美女们,就算不是容颜上的天生丽质,但很多在打扮 上也叫人眼前一亮的。这次中关村的这家,倒是第一次光顾,服务员还是清一色的留着短发的女子,白衣黑裤黑围裙,主要要做出凌厉精干的形象吧。装修依旧是一 贯的通透感,但是地方有些逼仄,还好吃的食物还是中规中矩,没有惊艳也没有失望。聊天倒真是个不错的地方,可以一直坐到他们打烊的。

我和猴子第一次按时到了,而且还是第一到的,因为饭馆离我们最近,一般来说我们往往要晚到半个小时的。猴子居然明天又要出差,而且早上7点钟的 火车,每次只要他说有出差,我的心就已经开始空荡和孤独起来,他其实也不愿意总不在家,但是事业还是要做的,好像暂时也没有什么办法改变这种状况,所以两个人 就一时无语地对坐着。侍者过来,我们就点了芒果椰果爽,送上来,透明地椰果沉在底下,明黄地芒果堆在中间,上面覆着冰沙,完全没有酒水单上照片地那么引人 食欲。这时小伏两夫妻来了,小伏太太梳了个非洲女人地小辫子发型,说是在国贸附近地沙龙两个发型师花了4个小时给编的,几十条不到一厘米宽的小辫子紧贴着 头颅,垂下来到腰,伏小爱又高挑,脸又小,倒是很好看,我看一般的人是配不来这个发型的。小爱上面是一件蓝黑色的吊带,下面配着蓝黑色带民族边纹的长裙, 她这整个看起来特得很,旁桌的人都撇过头来看她。他们两口子是非常有意思的,小爱读完书没找什么工作,就是跟着小伏到这到那,小伏呢,好像读了商学院,又 回来大学不知道学什么,然后跑到中国来学中文,一年了,听起来也没什么特别的进步,但是打算回去后再来中国还要住好几年,也没有什么工作的具体计划。要我 这样肯定每天会很崩溃和忧郁,因为感觉人生没有什么计划,让人不踏实得抓狂。他们对什么吃的都感兴趣,所以跟他们聚餐我没有任何压力,最怕和对吃的有一堆禁 忌的人吃饭,这样不吃,那也不吃,那干吗叫人聚餐啊,跟那样的朋友,最好建议吃完饭后再见面,否则大家都吃的不尽兴。

阿森说要带女朋友过来,阿森在中国呆了5,6年了,他是美籍台湾人,长着一张看起来永远喜庆而且孩子似的脸,人是很好的,所以我们总想给他牵线搭桥什么 的,但是缘分总没到。这回终于自己领着小娇娘给我们显显了,倒真是非常之期待呢!小伏两口子充满激情的看着菜单和酒水单,还没就决定该点什么饮料呢,可爱 的阿森就牵着一个身材娇小看起来像个日韩留学生的姑娘冒了出来,阿森每一年都说要减肥,但是每一年都还是一如既往的长着,好像连手指头都有了像小孩子一样 的肉,让人很想捏捏。我忍不住叫了声“Panda”,因为他实在长得好玩,常常让我们想起可爱的熊猫,后来猴子说当着阿森的女朋友就不要这么叫他,但是我 希望他女朋友知道我们大家都是非常喜欢阿森而阿森又那样子随和才这样的。阿森的女朋友是南方人,原来两个人认识交往都4年了,不知道为什么阿森一直都雪藏 着,猴子后来说可能这几年阿森自己也没有稳定下来的意思,所以也不好讲这种关系定下来宣之昭昭的,以后终归是对女孩子不好。阿森确实一直是很负责的。女朋 友穿一件白色的日式小上衣,下面是一条简洁的水洗牛仔裙,盖过膝盖以下,一双亮黄色的平底鞋倒使一身打扮去了那点沉闷,个子虽然小小的,但这一身也没让她 更显矮,倒是干净玲珑的,站在阿森一边小鸟依人一般,但也不是我先前想象阿森喜欢的类型。

康妮是这次聚会的发起人,因为她刚决定去沃顿商学院读书,所以行前邀大家都聚聚,以后还不知道什么时候再见到。但是居然发短信来说找不到钥匙可能要晚到很 久,果然一直到我们把一顿饭都吃得差不多了,一身黑衣裙,紧身裤袜的康妮终于如约而来,化着淡淡的妆容,一脸欢喜和精神,知道她为了减肥以全新形象去学 校,参加了好几个月的锻炼,有教练有计划的,看来效果不错,真是像从派对上过来的时尚人士,我们这一群倒是随便得很了!

我还是老三样的点了卤肉,三杯鸡,油条牛肉,也不管自己上火了,好久没吃肉,还真是有些馋呢。其余的都是阿森包办了,因为他是台湾的,要了菜脯蛋,空心菜,丝瓜蛤蜊,单要的一个给他自己的凉面一上来就被我们大家给分了,又点了份新的。大家中文英语的乱聊着,阿森的女朋友因为第一次和大家见面还不太熟,所以话也不多,但是也不拘谨,看来和 阿森出去聚会得也多了。这家没有免费的凉水提供,每份冰饮都要20以上,突然发现过来的侍者是原来工体过来的,马上试着套个近乎,果然给我和阿森送来了两 小杯温水,但是后来也不好意思跟她再要。

听说阿森有了新东家,大家都吵着要名片,一看原来深藏不露呢,大公司人力资源部的高级主管,很难想象他很严厉地面试别人的样子,心里总担心这个人会不会自己经 常笑场呢?康妮说起沃顿学院的学费也是叫大家震了一下,20万美金两年,说这几年的积蓄都没了,我说不担心的,从沃顿出来那还不是很快就赚回来了,前途一 片大好的。两年后经济也复苏了,康妮确实是”潜力股“啊!要是是个男孩子,那还不引得N多单身女性趋之若鹜呢!我问我们家猴子要不要去那儿上学,他决绝地摇头说不 去,他就是这样一点也没有世俗经济意识的,他现在跟别人一起做生意也不是为了赚多少钱,就是为了兴趣,虽然有点担心,但是我也是因为他这点不俗而爱他的, 所以也不愿多强求他变得多功利起来。

终于到了甜点时间,我们兴奋地叫了3种不同地冰沙,我要的还是经典老套地花生冰沙,康妮要了抹茶味的,小伏要了芒果味的,阿森两个要了布丁,一上来,小爱 忙着给甜点们照相,然后大家有大快朵颐起来,酣畅得很,我的火气好像也在一堆的冰中下去了不少,但是话也说得不少,所以又开始咳嗽。

出得门来,又在路口聊了半天,我发现这是美国人的习惯,每每说了再见,又在餐厅门口能够继续说上至少10分钟,好几次我们就站在饭馆门口,服务员只好过来 劝我们走。阿森还问起我和猴子结婚的酒店,估计真的好事将近了,我想到他们前途都很远大得很,一方面为他们高兴,一方面也为自己消沉。阿森劝慰说他倒想在 一个地方工作10年呢,我看其实他才绝不想了,换来换去还不是为了更好的前途。又说猴子已经超人一样的飞来飞去,我这样就挺好。康妮倒是觉得我应该做些改 变,但不是现在。想起5,6年前他们刚来北京,我倒是”成熟着“给他们建议指导,现在他们都已经是满怀社会经验了,而且还有国际背景,我可要是真的要多跟他们请教呢,自己这样没有什么进 步的呆着,以后真要被快行的社会遗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