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March 2009

秀一秀我的厨艺

今天要秀一秀自己的厨艺,第一就是甜点:
香蕉核桃小蛋糕:
这个蛋糕真的很容易学,而且口感很好。需要的材料也非常易得,所以如果你有兴趣,也可以自己试试,自己吃或者送人都是很好的哦!

材料1.硬件:小烤箱,蛋糕模;2.软件:鸡蛋1-2个,低筋粉大概140克(普通面粉也可以的,只是低筋粉更发吧),白糖约170克,无盐黄油55克(有盐的也可以暂代),泡打粉1小勺半(盐勺那么大小的勺吧),大香蕉3根,牛奶约85毫升,核桃仁随量(50克以上比较好)

现在就开始动手吧:用一个中或小盆将面粉泡打粉混合在一起,在另外一个大盆里,将事先放在常温下的黄油和白糖搅拌好(这个有点费劲,但是如果黄油比较软了,还是很好搅拌的),加入鸡蛋和捶烂的香蕉泥(我用捣胡椒的舂子捣烂香蕉,非常easy),加入核桃仁碎(我也是用胡椒舂捶好的, 还是很easy),最后将牛奶和原来拌在一起的面粉,泡打粉放进来一起搅拌匀(这个也有点费劲-但是樱桃好吃树难栽,蛋糕美味也得使点劲不是!)-这个过程需要大概10-15分钟

这个时候将烤箱预热,需要190度的温度,一般预热10分钟就够了,在等待预热的过程中,将蛋糕模子刷油,否则很难拿出来的;然后将拌好的蛋糕料盛在各个蛋糕杯里:约三分之二多就行了。放入烤箱内烤20-25分钟,用牙签插入拿出没有粘就好了!

最后就是好好享受这美味的香蕉核桃小蛋糕了! Yummy,yummy!

Banana cake.jpg

banana cake 3.jpg

Banana cake 2.jpg

明天我们一起享用更加美味新鲜的草莓小蛋糕吧!

《暖春》的感动

很久没有被国内的电视剧感动了,很多故事都自以为是地矫情,自己在那煽情感动得要死要活得,观众却看得肉麻兮兮。但是无意看到的《暖春》,虽然节奏缓慢,但质朴的表演,简单却动人的故事让我经常泪眼婆娑,最后甚至涕泪交零!

这个故事里面没有时尚的俊男美女,没有王子公主或者灰姑娘的爱情故事,也没有流行的对大历史的回顾,对特定年代的人物的追崇,有的只是普普通通北方农村的家家户户生活琐事,围绕着一个老头和他收养的小女孩的纯朴故事,没有花哨的台词,没有高大全的人物特写,但是就像一个没有怎么剪辑的生活记录片,你随着故事走进他们的生活,理解他们,同情他们,反思自己,被他们感动。虽然每个人在不同的情形下,为了不同的利益会有不同的反应,但人其实都挺简单善良的,只要简单点生活,简单点交往,都挺好的。

其实美好的品德不需要张扬,不需要宣称,更不需要用自己的美好品德去教育别人,最好的感动和影响就是每个人自己的行为。

在中国看病难还是不难,贵还是不贵?

我们国家又开两会了,其实一直以来,我不是很关心这个的,因为我觉得第一那些所谓的代表不知道是怎么选出来的,谁选的,还有代表谁呢?反正没有代表我;第二,他们来北京开会,直接影响过我的出行,很多马路在不同的时段要交通管制,引起了更多的堵车现象,曾经造成过我的严重迟到;第三,我并不清楚到底有多少真正关系民生的问题被真正地提了,而且就算提了,会议结束后又真正地被实际上地解决了。但是我今年很生气,因为我的手机每天收到官方关于两会的短信,而且还看到了让我很不爽的说法:那就是有的“代表”居然大放厥词地说(我虽然很生气但还是克制了自己没有更恶劣且没有风度地骂人)“中国看病不难不贵”,我当天就忍痛花了自己4毛钱回了短信,对这种可耻而且不负责任的说法进行了强烈的反驳和抗议!

如果你要问我在我们国家,我最不喜欢去的地方是哪里,那么公立医院可以算最突出的一个;当然没人愿意生病看医生,这是自然的,但是我不喜欢去医院不是因为我讳疾忌医,而是实在是太复杂和太麻烦!每一次去公立医院就诊的经验都可以说是痛苦不堪的,不仅要忍受肌体上本身的难受,还要不断的奔波于各个地方,而且还要陪着笑脸,希望医生看在自己“楚楚可怜”,懂得“察言观色”得基础上,对我的诊断能够真诚一些,除此之外更不要说为了挂上号,看上病,等待结果所花费得时间!

我曾经有好几次大清早起床去到医院却没法排上号的沮丧经历,只好就不看了,来回还折腾了半天!根据有经验的朋友说:哎哟,你得6点钟就去啊,7点前到医院那才可能看得上呢!!哎,就这样,得了您哪,不看也罢!所以凭良心说哪,你说在我们国家看病难哪还是不难哪?

我的姐姐总是告诫我,到任何地方生活可以没有别的朋友,但是一定要认识一个靠得住的医生朋友。我一直以来总觉得过于世故了,可是现在一想起医院的种种经历,我深刻体会到认识一个医生朋友对于在我们国家内的健康生存保障有无比巨大的保证!所以我现在就是这样做的:如果能辗转找到认识的医生,我就去公立医院;如果没有,那就或者不去看病了,或者就跟我先生去昂贵的私立医院-有回,一去私立医院才发现给我们瞧病的那个大夫就是我们在公立医院没能排上队挂上号看成的专家! 人大夫特好,跟我们说了半个小时以上,还跟我们讨论了公立医院的改革等问题。可是那半个多小时俺们可是花了上千元银子换来的啊! 所以凭良心说啊,你说咱在中国看病贵还是不贵呢?

现在我们准备生个孩子,但是为去哪家医院犯了难,哪家也不认识医生,不敢去啊,怕被瞎检查,或该检查的没检查;私立医院的报价也没个谱,从5万到十万都有,我小女子胆小也心疼我那点辛苦挣来的银子,琢磨了良久还是寻思辗转寻个熟人吧,然后再决定去哪家医院。凭良心说啊,你说咱在中国看病难还是不难呢!

好歹我们也算“中产阶级”吧,都这样了,不知道咱们的农民工兄弟姐妹们,咱们大批在农村的社会主义的“主人”们,看个病怎么样呢?老看到报纸上报道黑诊所治死人了,看来好多人都不懂得珍惜自己宝贵的生命啊,哪能怕难怕贵,就不努力争取上正规医院看病呢?

所以对于说那种话的人,我只能认为他们是一群我们这个社会的特权阶级,我就很想把我最臭的皮鞋扔过去给他们-我的脚真的很臭的,可是我一想到要去医院那么麻烦,我就只能让我的脚继续臭下去了!

言不尽意的“婆媳关系”

上周六北京电视台邀请我和John参加国际双行线关于婆媳关系的讨论,除了我们还有来自罗马利亚和哈萨克斯坦的两个外国媳妇,跟她们的交流很有意思,我很喜欢来自哈萨克斯坦的欧丽,一个金发碧眼的姑娘却温柔敦厚,大有中国传统概念中大家闺秀的感觉。

录制结束后,有几点感想,一是面对电视要很好的表达自己的想法和观点还真是比想象中要难;二是别人在短短的时间内可能没能完全领会你的本意,就会曲解你的说话。所以我现在同情和理解那些常常要被采访的公众人物,要时时准备着怎么精确清楚的表达好自己,否则就很容易被人误解或者生是非了。

我并没有经常上电视的经验,还是难免紧张,很担心自己出镜时的表现和形象,所以说活就拘谨了。很多话也被主持人无意地断章取义或者曲解了,而我呢却因为紧张而且不好意思和主持人“辩论”而失去了更好地表达自己观点的机会,这个我实在是有些后悔和懊丧的。

虽然我没有进入传统的中国家庭做媳妇,没有真正意义上传统的中国婆媳关系要处,但是在现代的社会里,尤其在城市里,我觉得婆媳关系真的没有说的那么复杂。我个人以为要真正处好婆媳关系,第一就是要心怀感谢和爱,而不仅仅是理解:如果爱自己的老公,那么对给予自己老公生命的婆婆就更要爱了。我真的很爱我的婆婆,因为她是我最爱的老公的妈妈,她给了John生命而且把John培养得这么好;我也知道婆婆很爱我,虽然没有爱自己的女儿那么多,但是我已经很知足。

第二就是不要将婆媳关系太复杂化,只要简单地将婆婆和你的关系等同为和自己妈妈的关系,这样就好相处了。爱妈妈吧,就那样爱婆婆;尊重妈妈吧,就那样尊重婆婆;在妈妈面前会没有掩饰的说不吧,那也跟婆婆说不-爱要常常说出来,抱怨也不应该总是隐藏在心里。

主持人又从我们的谈话中引出了“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这个说法是没错,但是用它来简单的说明婆媳关系却是差强人意啊。很多有钱人家里的婆媳关系一塌糊涂,很多贫穷人家里婆媳之间却其乐融融,所以关键不是经济,关键还是人和人之间的相容和相爱。比方说,婆婆没有送过我什么99999或者代表“万里挑一”的大红包,还有什么价值昂贵的首饰,但是婆婆送给我一辈子都忘不了而且也无法用价值来衡量的礼物是她把John(我先生)送给了我,这份任何东西都无法与之相比的大礼,我要永远感念和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