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January 2009

爱与责任

很多中国父母总是说如果你不是我的儿子或者女儿,我才懒得管你呢,说真的,我很反感这样的说法,虽然说是一种气头上的话,但是还是表达了内心的真是想法-管你,把你养大是做父母的责任,而不是处于纯粹的爱。那父母对子女的期待也是,我当年养大你,然后等你大了之后,你就必须养我的老,因为谁让你是我的子女呢!这中内在的中国父母与子女的关系是让我很悲哀的地方。但是讨论起社会和历史文化的深层原因,这就是中国家庭文化的重要部分,你作为一个中国人就怎么都避免不了也改变不了。

尽管我希望父母纯粹的爱更胜过责任但是我常常怀疑在很多中国父母对待抚养子女的感情上到底是爱更多一些,还是责任更多一些,因为经常听到或者看到父母和子女之间为了小小的利益之间的纠纷弄得不欢而散,其实我觉得能够因为那些小小的利益或者事情而去分责任就已经说明原本的爱就那么少而且不纯粹;父母当初养儿是为了防老,所以对子女充满了期待:期待子女成龙成凤,期待子女光宗耀祖,期待子女大富大贵,自己当年没有办法实现的种种都希望子女能够付诸现实-我想大多数中国父母骄傲的听到别人夸奖自己的子女的成就光辉,财富荣耀,当然没有父母希望自己的孩子是个坏人,但是更多中国父母更希望自己的子女是个所谓成功的人,而不仅仅是个平凡人。

很少听到中国父母问孩子是不是快乐?大抵的谈话都是工作还好?学习还好?有了成就当然非常高兴,成绩不好肯定要受到批评和教育,所以当我听到外国父母对子女的问候是:are you still happy? 而不是什么最近公司怎么样?进展如何?说真的,我挺感动的,我感觉到的是一份真正的纯粹的关心和爱,而不是任何压力和期待。

谈起这个问题,是因为我决定要做一个妈妈,我常常担心自己能否胜任一个母亲的角色,但是我想至少我会因为爱而抚养他,教育他,而不是因为责任。

转载而且一定要转载-牛博被关后

2009年初的言论大地震

冉云飞

01月 10, 2009 at 7:53 am

在一个言论不自由的国度里,这里曾创造了言论尺度的奇迹。它让许多胆小害怕、充满恐惧的中国人,从中感受到了言论自由的力量,因此我们纪念它。

在一个普遍缺乏信任的国度里,这里曾创造了信任与感动。大地震后几天募集了许多救灾款,帮助灾区做了许多实事,因此我们感谢它。

在一个平面媒体常被整肃扼杀的国度,这里曾公布了真相。它让有历史感的人想起四九年前的《大公报》、《观察》等向黑暗与专制发起持续冲锋的报刊,因此我们学习它。

在一个以愚弄民众为鹄的的国度,这里让我们看到了理性平和,让我们看到了犀利猛锐。它让观看者再不被任何所谓的统一思想所束缚,每个人都拥有了自己的脑袋,因此我们记住它。

在一个无法利用宪法自由结社的国度,这里最大限度地提供了思想结社的平台,认识了不少有勇气、胆识才华兼具的朋友,这是我们深感庆幸的,因此我们热爱它。

在一个学校以一种答案以一种声音相尚,把愚民教育从娃娃抓起的国度,这里是一所难得的、思想没有围墙的大学,许多人在这里遇到自己的“同学”,因此我们感激它。

在一个单一物种如共产党员取胜的国度,这里有着它不容忽视的多样性。人们往往以右派大本营来看待牛博,但这里有关注黑窑奴的,有关注计生的,有关注气候的,有专发图片的,有谈经济,有写小说的,有谈情感问题的,有谈论时政的,不一而足。不特如此,而且每个人还不一定相同,甚至互掐。但这里提供了多元的信息与评论,他们都是热爱生活,对人之权利有切肤之痛的人,是我们人生中的酒肉兄弟。因此我们不妨以同袍的平台来看待它。

在一个常常悲观、急攻近利、动辄问你“有没有用”的国度里,这里诞生了韧性,诞生了从小事做起,让我们看见了人文意义上的水滴石穿。这里有长期不懈地关注黑窑奴的V,有执着捍卫生育人权的杨支柱,有持续关注气候问题的某君(抱歉,没记住名字),有北风持续不断的“网事一周”等等。他们让我们看到,光明是艰难而缓慢地向我们走来的,而不是你一觉醒来赓即自然获得。因此对于牛博网,我们用拥抱光明的方式拥抱它。

在一个发觉自己孤单,因想法与众不同而感到害怕,前路无望的国度,你在这里找到了同好,找到与你一起相信真实声音的同志,这里毋宁是一个充满友谊和真实的言论俱乐部。在这个俱乐部里,你可以争吵、你可以发言、你可以默不作声、你可以悄然离席而又突然加入,一切皆拜你之自愿,我们可以在内心里悼念它。

在一个因暴力、独裁之专政,而使得人民互相猜忌、戾气兼奴性满身的国度,有连岳这样从容缓进,梁文道这样坚定而低调,崔卫平这样平和说理,韩寒这样明白而阳光,老莫这样通达而勇毅,四一这样有趣而重情,钱烈宪这样好玩地搞事之人……。你才知道,原来在这个到处充满冬天的国家,有人始终在营造着自己的春天,并向你告知春的来临。

在一个事不关己,高高挂起,明哲保身的国度,昨天的短信、电话、信件、问候、担心、愤怒、悲伤为牛博而诞生,为牛博而蔓延。我知道许多的关心飞向了剽悍的老罗,飞向了像我这样被迫离开牛博,未能跟它一起凋谢的作者心上。我知道这一切,我万分感动。我感谢德赛公园团队的善意,感谢你们让我转告老罗,你们和我们一样,是如此地热爱自由。即使再黑暗的夜晚里,都让我们觉得未来和自由永远在人们心里。

经济严寒广为波及中国的同时,堵塞言论的寒冬已然降临,因为检验中国言论自由标志的牛博已然沦陷。2008年四川大地震发生半年以后,言论大地震发生了,因为中国最能发出真实言论的牛博网被有关当局查封。但我不准备说牛博网被封充满悲情,我也不准备就此说中国从今没有希望。法国生物化学家巴斯德说过,机会只垂青那些有准备的头脑。我想说,希望是给那些深知困难无比却不懈努力的人们准备的。人生一世,草木一春,我们的凡身肉体都将与天地同腐朽,和万物一起化作尘埃,关键是你是否曾经灿烂地开放过。即便牛博将来不能再恢复,也将在中国言论自由史上,写下光辉灿烂的一笔。鲜花的存在是开放,人的存在是自由,让我们为此而不懈努力。

让我们像白居易一样坚定: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

让我们像杜布切克一样牛逼:你可以掐掉鲜花,却无法消灭整个春天。

让我们像罗素一样从容:对苦难有着不可忍受的同情心。

让我们像《圣经》一样祈祷:出来如花,又被摘下。

让我们像阿垅一样愤怒:我们要这样宣告,我们无罪,然后凋谢。

2009年1月10日牛博被封次日7:56分于成都

冉云飞

平淡的幸福也值得晒晒

嘉人杂志的记者通过邮件突然联系到我,说听一个我的朋友介绍了我和王渊源的故事,想采访我们一下,见面和对方聊得很愉悦,是一个让人舒服的对话者,但是当得知我们要上的主题居然是:2008年最令人感动的爱情故事而其他的类似爱情故事是什么艾滋病患者之间的爱情,汶川地震中的爱情时,我觉得我和王渊源的爱情其实太普通和平凡了,虽然说每个平凡人的故事其实都有他的不平凡,但是我们没有生死纠葛,没有惊天动地,没有轰轰烈烈,没有十年离别和二十年相守,有的只是每天的平平淡淡和简简单单,虽然曾经有一些阻隔和障碍,但是所有的爱情和生活就这么平静而且淡然地发生和存在着,所以我觉得我们的故事值得“贩卖”的地方屈指可数,那些期待读到感天地泣鬼神的浪漫爱情故事的读者可能要失望的。

所以我希望杂志不要太专注于对我们故事发生的种种情节上,我倒很愿意和寻找爱情守望爱情或者经营爱情的人一起分享我对爱情和婚姻生活的一些浅见。如果我们这样平凡的幸福能够给人美好的感觉,能够激发每个寻找爱情的心灵和祈望,能够让你发现原来自己的爱情也是如此生动而且美丽,那也是我们无限的快乐。

曾经读过一句话:把平平淡淡的生活过得有滋有味,把不忙不闲的工作做得有声有色,我觉得这个其实挺难的,但是这可能就是我们生活拥有简单幸福的要义吧。当我们当初怦然心动的惊喜,当初辗转反侧的激情随着时间和彼此了解的加深而渐渐远去时,有多少人会担心我们之间的感觉会“就像左手摸右手”,或者成熟的告诉自己曾经的爱情已经变成了割舍不了的亲情,因为曾经有无聊的科学家的研究结果说爱情的持续只有多长多长……

但是我这个纯粹爱情主义者不相信,所以让我们继续爱着吧,让无聊的科学研究结果见鬼去吧,虽然我们爱得很平静,爱得不是你想像得那么浪漫,我们依旧为袜子乱扔,浴巾没挂而争吵,我们依旧各自在房间的不同“领地”过各自不同的网生活,但是我们就这样爱着,而且更纯粹,更简单,更忘我-愿我们的纯粹爱情平淡而长久。

什么改变了我们的世界?

在物质创造初期的时代里,世界的每一次巨大改变往往来自于能源使用上的变化,比如水,煤,电,石油,天然气,每一个新能源的使用和革新都大大推动并改变了世界的格局,也改变了个人的生活方式:可以走得更远,看得更多,因为一切能源的使用使交通变得无比便利,我们可以上天,入海,可以用各种各样的交通方式行走到地球上的每一个角落,今天又是什么正在改变或者业已改变我们的世界和我们的生活呢?

大概5年前,我在报纸上看到过一个新闻,一些年轻人预计在一周内完全不出门,通过网络维持一周的生活,当时我觉得这些人真够无聊的(所以我没有远见卓识啊,只能还在学校里混着。)但是今天我觉得网络确实改变了我们的世界也改变了我们的生活方式,在未来的十年或者二十年里,网络有可能就是我们的生活的一切。当1946年Internet的概念刚出现时,没人能够想象它对世界的影响如此巨大,因为直到1991年它才得以开始迅速发展,但是在仅仅不到20年的时间里,Internet就成为了当今世界迅猛发展不可缺少的重要工具,成为城市年轻人赖以生活,交流,沟通和娱乐的最主要方式。

资讯网站大大扩展了人的眼界,信息变得前所未有的公开和易得,从任何一件历史事件,一座城市,一本书,一个人,到一个单词,从科技文化到烹饪的菜单,只要放到Goole或Wikipedia里一搜,你就能得到无数的信息,让你在最短的时间里对一个问题有简单的了解;生活或者购物网站,却是在生活方式上改变着年轻人,当淘宝或者易趣的上万“店铺”出现在你面前时,我们的生活变得如此简单而又丰富。网络让我们真的实现了“身未动心已远”,网络让我们的世界如此之小却又如此之大,网络让世界真的是平的。

当我不想落后于时代的发展,担心自己不能保持和25岁年轻人一样的生活方式和态度时,在两个月前我决定开始尝试加入网购一族,经过差不多两个月的自我“培训”和“实战”,我已经发现我可以在网络上得到我想要的任何东西,当我发现我们家的手纸卷或者洗衣粉快用完时,我第一反应是在淘宝搜一搜我要的牌子…..

在寒冷的冬天或炎热的夏天,我不需要穿梭在这个巨大的城市的各个地方搜索我想要的各种东西,也不需要大包小包的换地铁,等的士,我觉得自己完全从购物的压力中解脱出来,但是面对浩瀚的“店铺”,我也常常迷失在在无限丰富无限诱惑从而让我难以选择的商品海洋里!目前导致的最恶劣的不良情况是:1 花得时间比实际商场购物的时间还多,2 体重迅速上扬-这个在于我每天平均“打坐”10-12小时!当然总的来说,除了这两点之外,我还是很enjoy这种生活状态的,而且由于我购物比较审慎,在真正拍下之前一定潜水很久,所以购物基本上还没有失败,在这里也要“晒晒”我的心得:

1 一定要非常清楚地知道自己的尺寸;最好量一下自己觉得最合适的衣服的大小。

2 一定要非常明确地知道自己的风格,否则有些东西看起来好看但未必适合你

3 一定要跟店家在旺旺上仔细沟通:尺寸,材料,快递的速度的等等, 也可以侃价的。:)

4 一定不要着急购买。将看中的宝贝放在淘宝里再搜索一下在决定购买,货比三家嘛!

5 一定要购买有详细质地介绍和尺寸介绍,细节图和模特实拍图的店家

6 一定要看别人给自己要拍的商品的评价,还可以跟别的买家咨询

7 最好拍一些自己比较熟悉而且以前接触过的牌子的宝贝

8 购买后作个负责的买家,对商品给予实际而且中肯的评价

难以想象当我的孩子成长过程中,网络还要对他们的生活产生如何巨大的影响,所以我一定要好好适应并且掌控我的网络生活,否则怎么跟未来的一代进行沟通呢?

姜撞奶终于成功了!

今天决定继续尝试我的姜撞奶,这次没有用购买的姜汁,而是花了20分钟自己榨了姜汁, 这个是整个过程钟最麻烦和耗时的:首先我用电动的榨汁机,没有成功,然后将炸碎了的姜放入到手工的一个用于榨柠檬汁的榨汁杯了,将漏杯套了纱布,这样成功地得到了新鲜的姜汁,(用纱布将姜茸包起来拧,还拧出了很多姜汁呢。)第二步就是烧开牛奶了,一定要用新鲜的牛奶,不能用奶粉冲的。牛奶里加了蜂蜜否则会很辣的。最后就是从高处将烧开的牛奶直接冲撞进放了新鲜姜汁的碗里,迅速加盖,两分钟后就凝固了!!

通过这三次的试验, 几个小tips:1. 一定要用新鲜姜汁-这是成功与否的最关键点;2. 一定要用新鲜牛奶(脱脂不脱脂没有关系;还有光明鲜奶比三元的浓度高);3. 牛奶一定不能沸腾但是要马上从高处冲撞进有姜汁的碗里;4. 一定要迅速加盖以保证凝固时所需的温度;5. 牛奶和姜汁的比例大概是1:5的样子。

姜汁撞奶是一款真的简单易学又好吃的甜品,材料又很容易得到,真是冬天里美容,保暖,营养,美味的绝佳选择。你也要试一试哟!

如何才能克服自己的惰性有序生活?

为了让自己更加有效的生活,我决定学习富兰克林的生活方式,将每件事情确定在每天的每个时段,并且尽量完成在这个既定的时段里,如果没有完成,就按计划开始下一件事,而节约其他的时间再来完成原来没有完成的事情。所以我在临睡前给自己写下了今天每个时间段要做的事情,但是到现在看来(晚11点钟),我今天非常失败:从7点钟开始没有成功地起床给王渊源准备早餐到下午看了4个小时大部分无聊的电视,我的时段性有序生活计划基本上只完成了20%:没有看书,没有写旅游日志,没有做瑜伽,没有上传照片,没有学习使用我的Ipod。郁闷之下,又钻到厨房开始鼓捣:做了8个苹果Muffin,蒸了十几个带馅的南瓜馒头,舂了一罐芋茸,尝试了一份核桃露汤丸,总算觉得自己今天没有完全荒废了光阴似的!但是我还是要坚持克服可怕的惰性,继续训练自己行程有序生活的习惯-据说每一个习惯的形成需要30天左右,那我还有29天。

关于成功

前几天在牛博上看到一篇说成功的文章,很是犀利,对于当下社会所推崇的成功概念颇有非辞。

“成功是个恶劣的概念

专访中国人民大学法律社会学研究所所长周孝正

哪些人成功了?

无 论是从基尼系数、恩格尔系数、城乡收入比,还是“五等分”、“十等分”,这些国际上通用的衡量贫富差距的体系来衡量,我们的贫富差距都是越来越大,这背离 了公平、正义的和谐社会。在这种情况下,我们老说成功,无非就是得了手的骗子。没被逮着的在逃犯“成功”了,有奶就是娘的人“成功”了,1.5亿农民工都 失败了,广大劳动人民都失败了,辛苦干一年活的,都失败了。
古 话说“朱门酒肉臭”,那不能是我们追求的目标。国务院规定,国有大中型企业160多家,厂长经理的年薪是员工年薪的12倍到14倍。如果员工10万,厂长 没超过140万,那我觉得这是既没有大锅饭也没有过度的贫富差距。这样的企业,你老总140万,还是算成功,不然你上了亿,这就荒唐。这种事情给年轻人灌 输,就树立了非常恶劣的榜样,怎么能以这样的人为成功目标?
破坏比赛规则也算成功吗?

于 丹侃论语,说什么孔子教我们快乐生活。什么是快乐生活,快乐和悲痛是一个硬币的两面,没有悲痛哪儿来的快乐。最近,她又在电视上侃了庄子,说了一个故事羚 羊和小乌龟赛跑,羚羊跑了一段,问你在哪儿呢,小乌龟就在前面草丛里回答他,我在这儿呢。羚羊赶快又跑,问你在哪儿呢,小乌龟又在前面草丛里说,我在这儿 呢。最后跑到终点,羚羊问你在哪儿呢,小乌龟还在前面草丛里回答,我在这儿呢。羚羊输了。原来,头天晚上,小乌龟家族事先排了一路,羚羊在哪儿问,都有前 面的小乌龟回答它。最后,于丹就解释,这叫“智力比速度更重要,判断力比技巧更高明”。这是宣扬什么呢?这不就是有组织诈骗吗?
这 个例子非常典型,于丹作为一个大学教授,却在大肆宣传有组织诈骗。她认为这就叫成功,实际上,无非就是欺负羚羊辨别不出小乌龟们面孔和声音的个体差异。我 跟朋友开玩笑就说,于丹你也辨别不出来啊,拿一盆小乌龟给你辨别,除非你是小乌龟专家。这明明是踢假球吹黑哨的行为,明明是破坏比赛规则的问题,人家昨天 和你谈的是单项,你偷偷改成团体了。最后,还告诉我们“智力比速度更重要”,连小学都没毕业,3斤加5尺能得8吗?你能说5尺大于3斤吗?小学老师都告诉 你,单位不一样不能比,怎么能叫“智力比速度更重要”,那刘翔找谁去啊?
但是,这样一个言论还可以公然地说,书也据说卖了几百万册,于丹就这样成功了。但是,这种导向是非常错误的事,成功这个概念是非常恶劣的。
什么导致了浮躁心态?

我 们曾经只追求GDP,这是个害人的指标。你要买车,GDP就上去一块;你开车去撞人,GDP也能上去,车坏了修车,GDP上去,人坏了修人,GDP上去; 人死了去火葬场,GDP还能上去一块。所以,现在整个年轻人都被误导,造成浮躁的心态,一来就是成功,二来也是成功,这就是浮躁。比如股市,股市铁律是一 个赚、两个平、七个赔,中国人都以为自己是那一个赚的。
孔 子有句话,邦有道。如果在法制的国家、和谐的社会,你是贫穷的,那你就是耻辱的。但是如果规则还没有构建完成,那么你的富裕就同样是耻辱的事情。所谓成 功,也是一个错误的导向。在现在这个腐败现象仍然比较严重、农民穷苦、贫富差距大的国家,如果你成功了,无非就是坐着奔驰宝马、包着二奶、住着豪宅,而年 轻人认为这就是成功了。有人曾经在上海进行过一个调查,年轻人愿意当农民的一个没有,愿意当工人的就一个,这太荒唐了。”

我想每个人都期待自己的成功但是很多人对成功却有着非常模糊的概念。正如上文所说的,可能在我们现在的社会里,有钱与否,地位如何,可能真的已经成为大家概念中的“成功”。说真的,我对这样的成功概念很是不以为然的,比方说我个人很不喜欢于丹,余秋雨-一股子自以为自己很成功的矫柔之态,恶心多过于一切。

但其实我很长一段时间也在这个上面犯迷糊而且经常沮丧,一直到现在,我也还是不是很清楚成功对我而言的真正含义和目标。但至少是这样的:成功不在于你是否成为富豪,是否挤上了所谓的上流社会,是否名声赫赫,成功就是如何将自己有限的生命最大限度的扩展,但这个扩展的方向就常常让我困惑,所以我觉得自己很不成功,因为至今还没有找到去往成功的方向呢! 其实无论你是农民,工人,还是一个所谓的知识分子,只要你有一个目标而且通过自己的努力(要“有道”的努力)实现了这个目标,那就是成功的。而我居然还在寻找这个目标。确实很郁闷但是这不会阻止我的继续寻找-就像我今天又尝试做姜撞奶,但是我还是失败了-虽然牛奶烧滚后直接冲入有姜汁的碗里并且迅速加盖,但是还是没有成功,我非常郁闷,但是我决定明天继续卖牛奶做知道我到达做成姜撞奶的目的,这样我就有成功的喜悦了-你看,要寻找成功也并不是很难啊!

踢踏舞的美

我们的中国弟弟在UCSD上博士回家过圣诞但是我们却去了广州,所以一直没有时间见面聊天,明天他就回加州,所以我们约在2009年的第一天一定要见面,晚上一起去人民大会堂看美国踢踏舞的演出。从几年前开始,踢踏舞因为《大河之舞》在北京的演出而在北京开始流行,我曾经在电视上看过一些表演,觉得是是一种很精神很规划的表演,形式更多于表演的美感。但是印象最深的是秀兰邓波儿(Shirly Temple)在一部老电影里的表演,实在是太精彩了,而且看起来这个舞蹈在任何地方都可以跳。

 

晚上的演出《舞之韵》可以说中规中矩,承袭了一贯的整齐划一,节奏明快的风格,非常典型的带有些许美国特点的传统的爱尔兰踢踏舞,音乐也非常爱尔兰风格。回来看了看Wikipedia, 才发现原来其实踢踏舞有很多不同的种类(Stepdance, step, tap, clogging and so on),当然最流行的是爱尔兰的和美国黑人的,两者应该有很多相似的地方,我不是专家,只是在观赏中感觉爱尔兰的踢踏舞更规矩,而美国黑人的舞蹈则随意得多。

 

今天其实有很多事情想和大家分享,比如看了一部美国的无聊电影<Zack and Miri Make a Porno>:关于取笑黄色电影制作的,除了女主角有看头,实在是个烂片。

 

新的中央电视塔被人称为“大裤衩”,为了避免此名流传开来,听说中央电视台在网上征名,距今为止听说最火爆的名字是“智窗”, 笑得我牙都要掉了!中央电视台的人的智商可真够高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