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July 2008

全民皆兵和全民皆“敌” 下的奥运生活之安检

越临近奥运,就越感到奥运在中国的全民化:全民皆兵,政府开始发动一切可以发动的民众在北京的过街天桥,各个小区,路口,带上红袖筒,成为临时的治安维护者。学校和马路上的警察,保安变得越来越多,去到越来越多的地方需要你随时出示你的有效证件,接受安检,你的证件不仅要有效而且要被检查者认可。在西客站每50米有两个真枪实弹的防爆警察;在我所在的两个学校,每个大门以及还能通行的小门都有保安-一切不仅全民皆兵,而且全民也皆“敌”。

在北京的大马路上,已经有点接近象非典时期的状态:the city is so empty. (我的脑海里经常有许茹芸这首歌,就像非典时期一样。)我不喜欢拥挤喧闹的城市,所以我享受现在的“清净”。而且自从实行单双号行车后,我觉得路况非常的顺畅,我希望永远执行这个规定-当然我知道这不可能。我享受到了一些奥运带来的好处,但是也受到了奥运带来的麻烦:我每天要怀揣我的身份证,进入两所不同学校的工作证或出入证,办公室所在公寓的门卡,还有小区的出入证-我还时时担心我丢失了任何一个证件因此要给别人和自己麻烦再办理新的证件。

在北大,由于有奥运乒乓球馆,现在只有三个门可以凭证进入,而我因为证件的问题在大门口已经被“审问”了两次。这次由于我的态度不够配合(我后悔在几分钟的审查后说了“真是,搞得这么麻烦搞什么嘛”之类的埋怨话),所以被没收了保卫部工作人员本来已经认可的工作证,转而需要所属单位来领人,并且扣押了证件,被教育,需要重新办理临时出入证…(在大约两个小时后,我的生活才回到原来的轨道上。)本来我一直生气于自己被当作“嫌疑犯”一样对待的眼神和对于保卫部人员“有权不用,过期作废”的态度中,但是下午等我冷静下来,我想他们可能真的必须有“全民皆敌”的怀疑,否则万一一个“漏网之鱼”,那造成的损失确实难以衡量-不过我不知道真正的“反对分子”会用这种方法进入校园吗?(那只能采取“自杀式袭击”才可能达到目的吧。)

对于我自己而言,我想在我们国家这样的环境下,我还要学会用柔和的方式对待所有强硬的方式-硬碰硬只会“俱损”,如何才能在任何事情上得到一个“双赢”的结果,是我需要时时学习的功课。而且对于那些保卫部的工作人员,他们可能也为无端增加的工作而烦心,但是又不得不对这份增加的工作小心翼翼,所以在这样的心态下,小小的争执和语言上的冲突都会成为引起事端的“导火索”!所以不管是“全民皆兵”还是“全民皆敌”, 我希望奥运会到现在能够顺顺利利办下去,并且尽快结束,因为我希望在北京和全中国任何一个地方的任何一个普通人的生活再也不要受到更多的限制和干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