婆媳关系与父母子女夫妻关系的定位

婆媳关系与父母子女夫妻关系的定位 近来不少朋友因为与长辈的关系而苦恼困惑,也常常与我沟通,问问我与美国婆婆的关系。中国的婆媳关系或者婆媳矛盾由来已久,我个人觉得主要有三个主要因素造成这些问题:有些历史传统的负面影响一直存在;社会保障体系有待完善;新的家庭关系在社会上的地位亟待建立。 我个人觉得传统的中国社会对女性是非常不尊重的,这种不尊重长期影响着中国社会的各个方面,从生儿育女(俗话云“女大不中留”,“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到家庭内部夫妻关系 (俗话又云“妻子如衣服”),婆媳关系(俗话再云“十年的媳妇熬成婆”),都来源于对女性的不尊重,一直没有真正把女性当成和男性一样独立的个体来看待和尊重。这种对女性根深蒂固的看法对当下中国社会的家庭关系一直有着负面的严重影响,而随着社会的发展,女性自我意识的不断觉醒,这些负面的非良性思想正在和积极健康的女性意识和家庭伦理关系有着激烈的交锋,从而严重地影响着稳定的婚姻关系。 目前来看,很多青年夫妻的矛盾愈演愈烈最后闹到不可收拾以至于孔雀东南飞的结局有很大的原因来自于长辈和家人的掺乎,尤其是长辈,而这种强势的掺乎就来源于我上面提到的那些负面传统思想在有些父母的骨子里作祟。这样的父母往往喜欢以关心帮助子女的高调来管理或者掌控很多应该由子女自己独立完成的事情,这样的父母有着这样的一些与下面我从网上看到的类似的想法和看法,我也一一在后面进行“点评”吧: 1. 爹妈只有一个,媳妇可以再找 (问题是据最新数据,未来20年男性将会有3千万多出女性,如果不尊重媳妇作为独立的个体,这样想法的父母带出来的儿子很可能只能打一辈子光棍) 2. 我是你的长辈,我养了儿子 (没有尊重他人独立生活意识的长辈,一直用孝顺来绑架子女的长辈,在内心里得不到子女的尊敬;何况儿子不是你的私有财产哦) 3. 打出的媳妇揉出的面 (估计只有从深山沟里成长的姑娘才能接受这样的家庭) 4. 见不得儿子对媳妇好 (俄狄浦斯情节在东方社会的变异,个人觉得纯属变态) 5. 媳妇就是别人家的好 (不懂得接纳包容的人,永远都找不到可心的媳妇儿) 6. 家里的女主人到底是谁?(不懂得尊重子女生活和自己生活的父母阻碍并禁锢着所有家庭成员的幸福) 7. 处不好是媳妇的原因,在一起住是我的权利 (还是不懂得尊重子女作为个体的独立,以传统家长的姿态绑架他人的幸福) 8. 你的钱就是我的钱 (每个人都在经济上要进行区分和独立,这也是对自己和子女的一种尊重) 中国五千年的专制统治,根深蒂固的一些“君君臣臣父父子子”以及对妇女的压制与禁锢一直是个体家庭难以真正独立的历史传统原因,另一方面,由于独生子女家庭结构造成的各种社会现象和因素,以及看似符合传统的孝道和家庭关系,种种结合在一起正在毁坏现代社会中个人家庭的成长和幸福。 一般来说在西方的社会家庭关系中:夫妻关系是第一位的,第二是子女关系,其次才是父母关系。我认为这种关系的层次是有助于每个单一家庭的稳定,夫妻关系的和谐,也是一种良性的社会关系定位。 而中国传统的家庭关系一般是父母关系是第一位的,其次是子女关系,最后才是夫妻关系,正是这样的一种关系定位,父母才觉得自己有天赋的支配和占有子女的权力,动辄以“孝”来要挟子女;正是这样一种关系定位,妻子,媳妇在整个家庭中处于不被保护的地位,可以说,这种关系的定位是造成公婆一直认为理所当然控制儿子家庭的深层原因,这种关系层次的定位也是中国长期以来婚外情情况严重的深层原因之一。虽然这样的关系定位有其长期的历史原因,但是这样的关系定位注定不适合现代社会的发展模式,注定会成为现代社会关系中的绊脚石,因为只有个体的幸福才能最终实现整个团体的幸福,而非相反。 无论为人父母者还是为人子女者都要学会坦然接受每个人独立生活的权利,在各自保持个体独立幸福的基础之上,去顾及整个大家庭的幸福和和谐,对于已经生活在一个现代化社会中(而非封建社会)的我们,这样的一种关系无论从心理健康还是社会结构上来说都是良性的,才能长期稳定的存在和发展。无论出自哪种“爱的善意“,只要这种”爱”实际上造成的是对成年个体自由生活和选择的压制和绑架,都是一种不健康的扭曲的爱,这样的爱其实不是爱,而是可怕的极端自我。 衷心希望父母子女之间的爱不要成为一种生活的负担和压力。

上海,上海:梦里不知身是客

东平路,上海无数街道中的一条,不翻看历史旧闻,也就一晃而过,只知道有名的上海音乐学院在那条路上;11号,一栋枣红色西式洋楼,矗立在东平路和衡山路交接处,That’s Shanghai 评为最受欢迎的早午餐(Brunch)饭馆,Sasha,门口没有明显的餐厅名字,醒目的广告牌,只有一个政府挂在墙上的“历史有名建筑”; 9号,”爱庐“,宋子文送给宋美龄,蒋介石的结婚礼物;曾经是政要高官,社会名流出入,曾经是私家豪宅,保镖,该是怎样的风光和奢华,该是怎样的富贵和显耀;宋子文任财长之时,不知道中饱私囊多少银子,但是不到100年,物是人非,真是“眼见他起高楼,眼见他宴宾客,眼见他倒了” 曾经的繁华富贵,不过也是黄粱一梦。真是浮沉随浪,谁负谁胜出,天知晓! 梧桐青青,梧桐叶落,这条街真的还是原来的那条吗? 上海,上海,曾经的自由港,曾经冒险家,投机者的天堂,曾经演绎过无数英雄枭雄的传奇之地,曾经有过多少才子佳人的倾城故事,原来其实都只是梦里不知身是客,一晌贪欢!

厕所的重要性

我一直是一个很看重厕所卫生状况的人,到任何一个地方如果厕所很干净,有良好质地的手纸提供,我就对这个地方先生了足够的好感。无论从事何种行业,厕所的文明整洁程度基本上可以代表这个公司的精神,文化和追求;一个城市的厕所则更能代表这个城市的文明和人性化程度。 雨果曾经说下水道是一座城市的良心,所以巴黎为了她的良心建了诒今为止仍为世人称道的下水道系统;我以为,厕所则是人类文明和人道主义的体现。吃喝拉撒睡,一个人的五大件重要事情,其中有两件就需要在厕所完成,厕所的好坏,洁净直接影响到我们拉和撒完成的好坏,从而直接影响到身体的健康和生活的品质。所以我大体都喜欢凡是厕所环境良好的城市,企业,学校,餐厅:他们让人感到宾至如归,感到被真心地关怀和尊重。 因此我喜欢去眉州东坡吃饭,记得很多年前,我去一家眉州东坡吃饭,对于他们的厕所的洁净和整饬印象深刻:那时候北京大多数餐厅的厕所是很脏的,而且没有手纸提供。所以我逛街常常选择去星级酒店的大堂解决我的人生重要的两件事情,或者我就成天不喝水。眉州东坡的厕所里有柔软的手纸,有擦手纸,有洗手液,有护手霜,有梳子,有牙签,尽管有的东西大家可能都不会用,但是这种人性化的体贴和关怀让我一直选择这家餐厅。 我基本上不吃麦当劳和肯德基,但是我很欣赏他们给公众提供干净的厕所的服务,这像是这两家企业对社会的一种公益回馈了-因此我对他们没有反感,尽管是“垃圾”食品。在欧洲城市旅行时,找厕所是一件非常痛苦和不爽的事情,我常常疑惑为什么欧洲这么自诩文明,人权,人道的地方却不能让人好好的轻松的完成人生大事呢?我很喜欢那儿的麦当劳,肯德基和星巴克:因此感觉到,欧洲人是假文明假人道真自私,美国人才是真正文明和人道啊! 我近来学车,在东方时尚驾校学习,我一到那儿也是必然要考察厕所的,那儿的厕所可以说是在北京都是少有的设备齐全:柔软的手纸,干手机,擦手纸,洗手液,而且在任何时候去都没有断过,干净卫生的公厕。我相信这家机构是人性话,规范性的,有效率的,因为一个能够在厕所这样的地方都事无巨细地照顾好的企业,在别的更加关键和重要的地方只会更加重视和关注。 海淀文化馆有一个很好的儿童文化中心,每天尤其是周末就有很多家长带着小朋友去那儿学习各种才艺,但是那儿的厕所真是配不上文化这两个字啊!我每次去那儿就会想,这些孩子在这儿学习琴棋书画,学习文化,如何做个文明人,但是却都踩在肮脏的马桶边上如厕(他们这能那样),这是学习到的什么样的文化和文明呢?真是可惜! 我对杭州这座城市也情有独钟,不是因为有西湖,北高峰,灵隐寺和龙井茶,而是因为这座城市每一处干净的公厕让我感到舒适温暖,让我愿意多在那儿停留和徜徉。希望我们每一座城市能够将公厕建设纳入公民幸福和城市文明度指标之一,这样到哪儿都不用急了。:) “一屋不扫何以扫天下”,我以为:一厕不善何以善其他;还记得一篇文章说某研究机构调查说女性平均如厕时间是男性平均如厕时间的两倍,为了避免公厕女性排队等候的情况,建议公厕男女比例需为2:1合适-真是希望这样实在,人性化,有建设性,又无伤大雅的建议,人大能够尽快放在每年讨论议题上通过,也算是没有白白浪费我们女性公民的纳税款。

一句顶一万句-人生就是寻找一次次愉悦顺畅对话的过程

刘震云一向不怕琐碎,能折腾细节,这次又把说话这理儿掰哧出来一个长篇,而且上篇故事说得比较好些,下篇估计作者想加强或者增进历史感时代感,但是却让人觉得创作得有点力不从心似地。 刚看前几篇,觉得没啥意思,渐渐往后看,就有点意思了。掩卷回味,无非就是说:说话问题其实就是贯穿我们人生的一个根本问题。 中国人历来在说话上做文章,推崇的关于说话艺术的哲理最耳熟能详的就是孔圣人说的:君子敏于事而慎(讷)于言。所以在传统中国人的观念里,一个人说话太多,大多时候是惹人讨厌的,一个口若悬河的人,总是有喜欢忽悠之嫌。又说祸从口出,言多必失,所以中国人特别讲究说话的多少,为了说得少,就要将自己的意思暗含在几句看似不相干的语句里,还希望或者要求对方能够明白,此所谓含蓄之美。所以因这这些圣人的理论和社会的忠告,好多人憋着好多话不说,不能说,不敢说,好多人不断互相揣测彼此真实的话语含义,这样好多人都觉得怎么自己四周就是找不到可以说话的人呢?自己的话别人不太理解,对方的话自己也不太完全明白,说话在中国还真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 所以有人说 ,最远的距离其实是心与心之间的距离,因为两个心对不上话呢!心里近的两个人,一句顶一万句,一个眼神或者动作也顶一万句;两个心远的人,一万句也不成。所以就算是一家子,彼此说话隔山隔水,怎么都难亲! 这个世界上,我们都想找到一个知己,也就是能够说一句顶一万句的人,实在找不到,就对着树洞子说话吧。 其实说到底,任何一种关系都是一种说话关系,职场,家庭,朋友全是说话的关系。两个人既能无所不谈又能无语也不觉尴尬,这是最好的朋友说话关系;有时候我们觉得虽然很多朋友但是却满怀孤独,因为不想说废话,而想说的话说不了。 我们在大千世界猛然遇到一个人,感觉特亲切,什么都愿意跟他(她)说,说多少,说错什么,都不会觉得丢脸,难堪,什么都不说也没关系,这个人要好好把握了,我认为这是最理想的伴侣关系。 居于一室,坐于一屋,却不知如何说话,或者搜肠刮肚地说一些废话,真是天下最难受的事情之一。 有时候我们也不能跟自己对话,所以需要找到一个可以听自己说话,理解自己的我。有这样一个时时能与自己对话的自己,就永远都不孤独和寂寞了。 我想人生无非就是这样一次次寻找话语对象,试图实现每次愉悦顺畅对话的过程。

“亲爱的,外面没有别人,只有你自己”-读张德芬的《寻找未知的自己》

学生留给办公室若干书,其中有一本有阵比较热炒的张德芬的〈寻找未知的自己〉,拿回家一个晚上读完,感觉书名和内容并不是很一致,而且故事也编得比较没水平,但是也还是有些许收货,其实作者就是不断想告诉自己和读者:相由心生这个简单的道理,换了现代的新鲜语言,就是“亲爱的,外面没有别人,只有你自己”。个人的意念和想法,会创造出个人的外在的世界,所以保持平静愉悦的心态的关键就是,尽量不要臆想,臆断你看到的世界,很多都是相由心生,结果就会是庸人自扰。 不以物喜,不以己悲,说的也是这么回事。

瞧人家香港人的素质-我们的黑车司机说

今天我们的黑车司机对于行人随便过马路非常不满,因为五道口实在很堵,所以估计他心情不好。由于这次香港人在印尼被劫被杀的事件,众所周知了,他就很容易说到了香港同胞,说看电视里面香港人的素质,就是高,红灯时候就是不走的,那秩序;我说那香港以前可是被英国人治理的哦,他愤愤地说:甭管谁治理的,人家素质就是高,我们自己治理自己,就给治理到现在这水平了。 这次我也感觉到香港人“素质“高了,倒不是因为他们会看红绿灯,能遵守交通规则,而是因为他们为了死去的八个同胞,八万人上街游行了,哀悼了,我们的政府可能被赶鸭子上架,对印尼拿出点强硬的姿态了。居然官方报纸也允许登出了“在调查、批评、问责都没有完成之前谈宽恕,这种宽恕就会变成纵容“的文字来,回头想想从年头到现在对在无数矿难中,深圳欢乐谷的事故中,暴力拆迁中,群体讨薪事件中无辜死去的生命,我们国人却没有一次能够像我们的香港同胞一样走上街头,发出自己的声音,表达自己的哀思,质询有关部门的失职,要求调查,批评,问责,然后再宽恕,现在我们的国人只是在或者只能被要求不断宽恕,容忍,再宽恕。所以,这一次我确确实实觉得我们大多数香港同胞的”素质“是要高一些,比我们内地国人的生存价值也要高,无怪乎名人和有钱的普通人要熙熙攘攘地去到那一国两制的弹丸之地,谁不向往生活在“素质”高的人群中呢?至少自己的生命也好歹更值钱些呢!

如果你有真正的投票权,如果你真的可以选择,你想要生活在什么样的社会?

摘自:http://new.21ccom.net/articles/zgyj/thyj/article_2010082616897.html 龙应台:台湾人不想统一和社会制度无关 时间:2010-08-26 18:21 作者:龙应台点击:2599次   台湾人已经习惯生活在一个民主体制里,而民主体制落实在茶米油盐的生活中,意思就是:他的政府大楼是开放的,门口没有卫兵检查他的证件。他进出政府大楼,犹如进出一个购物商场。他去办一个手续,申请一个文件,盖几个章,一路上通行无阻。拿了号码就等,不会有人插队。轮到他时,公务员不会给他脸色看或刁难他。办好了事情,他还可以在政府大楼里逛一下书店,喝一杯咖啡。咖啡和点心由智障的青年端来,政府规定每一个机关要聘足某一个比例的身心残障者。坐在中庭喝咖啡时,可能刚好看见市长走过,他可以奔过去,当场要一个签名。   如果他在市政府办事等得太久,或者公务员态度不好,四年后,他可能会把选票投给另一个市长候选人。   他要出国游玩或进修,是一件极其简单的事,不需要经过政府或机关单位的层层批准。他要出版一本书,没有人要做事先的审查,写作完成后直接进印刷厂,一个月就可以上市。他要找某些信息,网络和书店,图书馆和各级档案室,随他去找。图书馆里的书籍和资料,不需要经过任何特殊关系,都可以借用。政府的每一个单位的年度预算,公开在网上,让他查询。预算中,大至百亿元的工程,小至计算机的台数,都一览无余。如果他坚持,他可以找到民意代表,请民意代表调查某一个机关某一笔钱每一毛钱的流动去向。如果发现钱的使用和预算所列不符合,官员会被处分。   他习惯看到官员在离职后三个月内搬离官邸或宿舍,撤去所有的秘书和汽车,取消所有的福利和特支。他习惯看到官员为政策错误而被弹劾或鞠躬下台。他习惯读到报纸言论版对政府的抨击、对领导人的诘问,对违法事件的揭露和追踪。他习惯表达对政治人物的取笑和鄙视。   如果他是个大学教师,他习惯于校长和系主任都是教授们选举产生,而不是和“上级长官”有什么特别关系;有特别关系的反而可能落选。他习惯于开会,所有的决策都透过教授会议讨论和辩论而做出。有时候,他甚至厌烦这民主的实践,因为参与公共事务占据太多的时间。   他不怕警察,因为有法律保障了他的权利。他敢买房子,因为私有财产受宪法规范。他需要病床,可以不经过贿赂。他发言批评,可以不担心被报复。他的儿女参加考试,落榜了他不怨天尤人,因为他不必怀疑考试的舞弊或不公。捐血或捐钱,他可以捐或不捐,没有人给他配额规定。   他按时缴税,税金被拿去救济贫童或孤苦老人,他不反对。他习惯生活在一个财富分配相对平均的社会里;走在街上看不见赤贫的乞丐,也很少看见顶级奢华的轿车。他习惯有很多很多的民间慈善组织,在灾难发生的时候,大批义工出动,大批物资聚集,在政府到来之前,已经在苦痛的现场工作。   当然,我绝对可以同时举出一箩筐的例子来证明台湾人“进化”的不完全:他的政客如何操弄民粹,他的政治领袖如何欺骗选民,他的政府官员如何颟顸傲慢,他的民意代表如何粗劣不堪,他的贫富差距如何正在加大中……台湾人本来就还在现代化的半路上,走得跌跌撞撞。   海峡两岸,哪里是统一和独立的对决?哪里是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的相冲?哪里是民族主义和分离主义的矛盾?对大部分的台湾人而言,其实是一个生活方式的选择,极其具体,实实在在,一点不抽象。

出身论永远是走向公民社会的毒瘤

王侯将相宁有种乎?-两千年前陈胜吴广起义; 从此不断的王朝更替,”奴才“变成“主子”, 几百年后,“主子”又变成“奴才”,最终秦姓,刘姓,李姓,宋姓,朱姓……不知道谁是“主子”谁是“奴才”了。 老子英雄儿好汉,老子反动儿混蛋-40年前的文革口号之一; 无产无知的就是革命的,先进的;有产有文化的必定是反动的,落后的,地富反右坏的后代无不想撇清自己的身世,恨不得自己就是祖上八代赤贫,如何改变自己血液里的颜色,只能和红色后代联姻; 大院里的就是带有“革命血统”的“贵族”,上学吃饭娱乐的地方都是按身份场所区分,革命的红卫兵也是三六九等;最后谁也不知道到底谁是“高贵”的,谁是“卑贱”的? 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生儿打地洞-中国流传已久的俗语,源起哪朝哪代,本人暂无考证;但是中国人确实喜欢显摆自己的上辈的“荣耀”,而且这“荣耀”随着历史和革命而摇摆改变:反右,文革时,估计军人,农民,工人,无产者的祖辈,父辈都是值得“荣耀”的资本;改革开放到现在,世人开始从故纸堆,翻新的家谱里寻找祖辈里地主,财主,有名商人,右派,海外关系,右派的身影,仿佛就提高了自己的社会地位,身价,增加了别人对自己的认可,如果说自己的祖上原来一直是贫农,那可是拿不出手的。阿Q处处在,也时时在说:我的祖上比你有钱多了。或者,还有阿Q说我的祖上原来是给某皇族守坟的。 官二代,民二代,富二代,贫二代-21世纪中国大陆人群新分类,新标记 经过两千年的血统,出身困扰的,分不清自己说自己是”贵族“好呢,还是说自己是“贫民”好的国人终于进入民主平等的21世纪,但是阴魂不散的出身论却越发猖狂起来:官员恨不得自己所有的亲戚,七大姑八大姨,都占据了所有的公务员职位,这样子子孙孙才可以一直做官二代,三代,四代,无穷代;贫民或者平民的后代要想改变自己的处境和前途,似乎渺茫无路……民二代憎恨官二代,贫二代憎恨富二代,没有公平,公开,公正的改变出路,暴力改变就会是唯一的手段,又要开始新一次身份的“轮回”吗? 这样的轮回,我们的国家就永远走进不了公民社会,平等就永远遥不可及,我们国家就不会有“克林顿”和“奥巴马”的成功。

人生若只初见:不关爱情,关人情

人生若只初见,那样有多好,可惜终归是花无百日好,人无百日红,可惜终归是不能,可惜总要慢慢接近,慢慢了解,慢慢产生矛盾,不满,慢慢失去信任,渐渐有了猜忌,渐渐无法忍受,渐渐沉默无语,渐渐试图逃离…… 有些人,真的只能停留在初见,否则真正的内心和品性渐渐显露出来,原来是那样的不同和剥离;好像在盛大假面舞会上不经意间揭开了那鲜艳美丽面具下看到的真实丑陋,恨不得立即抽身而去,但是音乐还未曾停止,你还得继续舞蹈,就算面对的还是那个美丽鲜艳的面具,可是你的舞步已经乱了,你被惊扰的心神已经不能安宁了。